排骨肉肉

叶蓝-来日方长

恰逢春雪:

叶修回到家时是下午两点。 


 


正是蓝河午睡的时候。


 


蓝河自幼就有良好的作息习惯,中午必午睡,不然下午就会没什么精神。午睡时间是下午一点,通常睡一个小时就会起床。


 


只是今天……叶修上午就出去了,自是无人叫他起床。


 


唉,叶修任命地走进房间,猜测着今天的蓝河有没有起床气。


 


是的,蓝河有起床气。但不是次次都有,有时候叶修刚掀开他的被子,就一脚踹来,然后传来字正腔圆的一个“滚”字。但有时候也会得到蓝河一个软绵绵的抱抱。


 


所以,今天是怎样的呢?


 


叶修在床边坐下,轻轻推了推蓝河,“小蓝,起床啦。”


 


“唔……”蓝河略有不满地挥了几下手,翻个身又睡去。


 


这下倒是想掀被子也掀不成了,叶修看着和被子卷成一团的蓝河,有些哭笑不得。


 


也罢,叶修想,让他多睡会儿吧,昨天晚上也折腾得够晚。


 


 


 


 


蓝河迷迷糊糊睁眼时,正对上叶修满含笑意的目光。


 


“醒了?”


 


“……你回来了?”蓝河见到叶修原本还有些的倦意全部消散,急忙坐起来。


 


“不对,我刚刚怎么躺你腿上?”蓝河疑惑地看向叶修。


 


“还说呢。”叶修笑,“我回来之后坐在床边,你自己就蹭过来了。”


 


“我怎么不记得?”蓝河一脸不相信。


 


据他所知,叶修说起谎来跟说真话一样,脸不红心不虚的,别人看不出什么。


 


“你睡得迷糊怎么可能记得清。” 叶修站起来,指指墙上的挂钟,“你睡了多久知道吗?现在已经三点了。”


 


蓝河将信将疑。


 


“行了,去洗把脸吧。”


 


“嗯。”蓝河应下。他想解开缠在身上的被子,奈何缠得太紧无从下手。


 


“呵。”


 


蓝河抬头看着站在一旁笑的叶修:“看什么呢,快过来帮忙,热死了。”


 


于是叶修弯腰伸手一层一层扒开被子。


 


蓝河开口问:“你几点回来的?”


 


“两点左右吧。”叶修答。


 


“噢。”


 


叶修把解开的被子甩一边,顺手揉了揉蓝河的头发,“去吧。”


 


 


蓝河下床,走了几步才穿到被自己踢远的拖鞋。


 


又走几步,临出房门时蓝河扭头对叶修说:“我怎么感觉浑身无力?”


 


叶修想了一会,很认真地问:“你昨晚很累吗?”


 


蓝河向叶修翻了个白眼,走了出去。


 


 


 


洗完脸的蓝河走到客厅,在叶修旁边坐下,一手拉开,自顾自地抱住叶修,然后把拉开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叶修继续看电视。


 


又过了一会儿,蓝河在叶修的衣服上蹭/了蹭。


 


叶修左手轻拍着蓝河,右手拿着遥控器换了个台。


 


“还想睡?” 


 


“嗯……我想抱着你睡。”蓝河揪着叶修的衣服,用软糯的调子回答。


“睡久了不精神……看电影吗?”


 


“不看。”蓝河摇摇头。


 


“那就没办法了。”叶修有些无奈,“要听以前的事吗?”


 


“要!”蓝河颇具精神地回答,显然有兴趣。


 


叶修知道蓝河对他的过去很好奇,旁敲侧击地问过很多次,结果每次都被自己强行转移话题。


 


倒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15岁开始玩荣耀,如今已快步入而立之年,十几年着实漫长,可想来却又感慨时间飞逝。


 


“听什么时候的?”叶修索性关掉电视,问。


 


“我想想啊……你没接触荣耀前的日子?”蓝河有些苦恼,早知有这机会就应该把自己想问的统统记下来,也不至于现在不知道该问些什么。


 


“那还能有什么啊。” 叶修笑着抚摸蓝河的头发,“读书呗,整天和叶秋小打小闹,大清早就被喊起床逼着去晨跑。夏天还好,本来就醒得早,冬天嘛……离开了床感觉就不能活了。”


 


“真痛苦。”蓝河精确评价。


 


“确实。”叶修说。“那个时候很少熬夜,毕竟第二天要上学。”


 


“不是吧!”蓝河惊,也不窝在叶修怀里了,踢掉拖鞋,爬上沙发坐到叶修腿上。


 


蓝河见叶修看着自己,有些不自在:“看我干嘛?接着讲!”


 


叶修伸手环住蓝河的腰,轻掐一下:“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可以这么嚣张。”


 


“没关系,习惯就好。”蓝河毫不在意,低头把玩叶修的手。


 


“少数几次熬夜,好像是为了看小说,半夜窝在被窝里,开着小灯。”叶修想了想接着说,“爸妈半夜有时候会到房间里看看我们睡得怎么样,看小说的时候特别紧张,听到一点动静就立马把灯关了,被子遮住小说,然后装睡。”


 


“我有时候也这么干。”蓝河说。


 


“虽然很多次都是我自己疑神疑鬼,但也有几次幸运地躲过了他们的检查。”


 


“噫……”蓝河悄悄和叶修比了比手,有些受伤地嘟着嘴。


下一秒就被叶修的手反扣住,十指相扣。


 


抬眼就跌进叶修带笑的眼眸。


 


“不认真啊。”叶修握得更紧了。


 


“谁说的!”蓝河感觉脸上有些发烫。两人相处已久,自己还是经常性的害羞,对象却脸皮越来越厚,这个认知让蓝河感到很失败。


 


“哼……我以前总是信誓旦旦地说要通宵,结果每次都撑不住,闭眼就睡。”蓝河决定用语言表明自己在认真听。


 


“对了,你以前成绩好吗?”


 


“没什么印象了,还可以吧。”


 


见蓝河一脸不相信的表情,叶修挑眉:“我看起来难道很蠢吗?”


 


蓝河上下打量:“马马虎虎吧。”


 


 


打闹累了,蓝河休息了一会儿,才想起话题又被叶修岔开了,不满地吼道;“叶修你到底还讲不讲啊!”


 


“可我真的不知道还要讲什么啊。”叶修一脸无辜。


   


“妈很爱你。”


 


“我知道。”蓝河闷闷地说道。


 


过了一会儿,叶修才开口:“只是希望你能过得好一些而已……父母都是这样想的吧。”


 


 


 


叶修很高兴蓝河能讲述他过去的事。


 


像见证了他的成长,参与过他曾经的时光。


 


 


是否,他也有这样的想法?


 


 


“蓝啊,为什么你这么想知道哥的过去?”叶修揉着蓝河的脸,猜测道:“难不成担心你有潜藏的情敌?这你就……”


 


蓝河把手覆在叶修嘴唇上,诚恳地说:“想太多了。”


 


 


 


其实蓝河只是很好奇,还未相遇时的叶修。


 


过去的他是什么样?


 


想了解更多而已。


 


不过可能也没什么必要吧,蓝河想。


 


 


 


过去所经历的一切,造就今天的你。


 


感谢曾在你身边的人,也感谢从未放弃的你。


 


 


 


 


 


“我继续说吧。”叶修见蓝河半天没说话,建议道。


 


“不用了。”


 


蓝河认真地看着叶修,一字一顿地说:“毕竟我们来日方长。”


 


“虽然你的过去我无法参与,但是,我们有未来。”


 


“我爱你。”


 


 


 


叶修有一瞬间的发懵,自家恋人的言语让人措不及防。


 


脑子里充满了「啊这么好的气氛是不是该接个吻!」的感慨。


 


回过神时才发觉话语已出口。


 


蓝河笑着靠近叶修:“叶神,来好好享受一次呗。”


 


“这次我牺牲一下主动一点。”


 




“来,亲一个。”


 


 


 


 


END


 


 


我终于,发出来了?所以原来中考/高考/出柜是违规内容???出柜违规了?


-------


忽然之间有点怂

评论

热度(114)

  1. 排骨肉肉恰逢春雪-最最最喜欢赤司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