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叶蓝】猫和光纤和你

白芝麻:

食用说明:
1.程序员叶×白领蓝
2.叶蓝是彼此的,ooc是我的
3.请不要大意的拍砖,开心就好
4.私设我蓝有点点声控


Act  01
蓝河正在和别人厮杀。
没错,他正和几个兄弟陷入一场pve团战,很激烈,压力也很大。眼看就要boss就要被推了,突然卡机。
他看着自己的角色卡在一招的起手式一动不动,半天也没点反应,蓝河没忍住吐了个脏字。
他挠挠头发,瞥见屏幕左下角网络连接出问题之后,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们家的光纤可能牺牲了。
完了,这次猪队友了,笔言飞他们得整死我。蓝河翻了个白眼想。
跑到客厅一看,他的猫正蹲在电视柜地下,对一节裸露的光纤线咬得正欢。


Act  02
他把猫捞过来一顿撸,然后关到了阳台。
接着蓝河开了4g,还没等打开会话框,q上狂轰滥炸般跳出好几个消息,从他掉线开始到现在,四五十条消息,大多是笔言飞和入夜寒的,甚至连春易老都来了消息。
几乎都是对他关键时刻掉链子的关心,当然还有谴责。


——你扔完一个技能就蹲那不动了,躲都不带躲,真以为自己mt啊,系舟都奶不动你。
——我也想躲啊兄弟。
蓝河打完字,屏幕上映出一张怨念的脸,笔言飞追加了一个问号脸。
——可家里光纤被猫咬断了。


Act 03
和损友们聊了一阵,蓝河打电话给维修的人。电话拨通很久,但没人应答。
周六早上,谁知道有没有人上班。


就在蓝河准备挂电话的时候,通了,那边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有点沙哑却有点性感,那人问,“你好,什么问题?”
蓝河作为一个声控愣了两秒,“哦,家里光纤断了,现在能修么?”
“好吧,说地址,我一会到。”那边听筒里传来鼠标点击声,然后跟是写字的声音,“对了,贵姓?”
“我叫蓝河。”


Act 04
蓝河挂了电话,回味了一下那人的声音,满足了一个声控的幻想,然后去看他的猫。


说到猫他也是一肚子火。
朋友昨天出差把猫放在他家,临走前信誓旦旦的说猫很乖,不乱抓不挑食不乱跑,很好养的。


事实证明,夸人的时候可以不虚报优点也能让人觉得无可挑剔的方法就是
——省略它的缺点。
小奶猫的确不挑食不乱跑,可是它乱咬啊!
蓝河把猫抱在怀里,泄愤般捋过小猫的皮毛,本来想打的,可以摸到软软的毛,动作就变轻了,小猫舒服的直蹭他的手。


Act 05
其实叶修并不是很想来。特别是在游戏中刚推完一个小团,自己还是替别人值班的时候。
听方锐说他这个岗位周六周天超级闲,自己才帮他顶班的,结果事与愿违。
但电话都接了,拒绝人家小年轻也不太好,于是叶修退了游戏,拎着工具走了。


蓝河住的有点远,在六七月的大热天里出门就是一身汗,他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抽出一根点上,然后敲门,“请问是蓝先生么?网络维修。”
他看到开门的蓝河把猫挂在手臂上,叶修扬了扬烟问,“介意吗?介意的话我抽完再进去。”
“没事。”蓝河说着一边把他迎进去,接着还递给他纸巾。
叶修几口抽完一根烟,看见茶几上一个很干净的烟灰缸,过去把烟按灭。


“怎么回事?”叶修跟着他蓝河走到客厅,把电视柜底下断了的线捞出来。
青年顿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被猫咬断了。”
叶修看了看也不是很严重,就开始动手接线。
蓝河站在一边看,那双手在一堆线中显得很修长白皙,不像是长抽烟人的手。


Act 06
没多久叶修就把线接好了,还用胶带缠了一两圈。
他把反馈单交到蓝河手上,蓝河看了一眼维修人姓名,写着方锐。
“你试一下网络情况,没问题我就走了。”
蓝河顺手登了游戏,发现网络通畅,“谢谢,麻烦你了。”
叶修走之前看到他的游戏界面并没多奇怪,毕竟玩同一个游戏的人不在少数,只是多打量了青年一眼。


Act 07
蓝河把猫放到一边,继续上游戏去了。他先是给兄弟们发了组队邀请,见他们都还有点事就先一个人转着。
有点渴的蓝河从厨房倒完水回来,觉得晴空霹雳莫过于此,他看见一根尾巴在电视柜下的空隙里摆动。
等他把猫拖出来,还带出来小半根线的时候,蓝河崩溃了。
……专挑我休息的时候玩我的吧。


而叶修在接到蓝河第二个电话的时候也是一脸意外。
他听见青年窘迫的在电话里解释光纤好像又出问题了,麻烦他再来看一遍的时候,他低声笑了一下,嗓音听的蓝河心里痒痒的,“蓝先生,你知不知道我连你们住宅区都没走出去呢?”


Act 08
叶修再返回来,蓝河已经把门打开等着他了。
青年先是跟他解释了一下猫又把光纤咬断了,然后说,“不好意思啊方先生,让你多跑一趟。”
一句方先生叫的叶修一愣,过了一会才想起来回馈单上写的维修员姓名是方锐,叶修笑,“我替同事来的,我叫叶修。”
“……那叶先生喝不喝水?”
“谢谢喝一杯。”
蓝河看他直接去接线,就走到厨房里找一次性纸杯。结果纸杯上映着HelloKitty的图案让他很不想拿出去,但没办法,总不能拿碗装水吧。


等他出去,叶修第二截线已经接完了,接过他的水喝了两口,看到纸杯的图案又笑了一下他指了指桌上的笔记本,“蓝先生也玩这个游戏?”
“嗯,玩了挺久了。”
“看着地图在老区吧,ID呢?”
“蓝桥春雪,你呢?”
“君莫笑,有机会组队玩吧。”


蓝河觉得这名有点熟,顺口应了。两人随便聊了一会叶修就打算走了。临走前,叶修叮嘱,“对了,把猫看好。”
“呃,猫怎么看?”总不能次次都关到阳台吧。
“你可以把猫放身边啊,一边逗猫一边玩。”
蓝河笑了一下没说话,这技能,大概不是他能驾驭的。


Act 09
等他重登到游戏里,并且把猫留在一个他能看得见得地方后,他开始在玩家中搜索 君莫笑。
看到他那个角色的瞬间,他就想起来了。
何止是耳熟,一枚大神啊,时不时上个榜啊,还pvp过一次嘛,被虐的挺惨过。
蓝河泪流,给我修网线的是虐过我的大神,你说我是不是该让我的猫多咬断几次来虐虐大神啊?!


完成了今天改下的本,大概已经快两点了。等约完晚上要去的地方,蓝河叫了外卖吃完就休息去了,一觉睡到下午五点多。
等蓝河起床发现猫并没有在猫砂里打滚休息,他又觉得他的光纤危险了。
伸了个懒腰起来,一边喊一边去电视柜下面查看,猫倒是不在这,但是真的又!断!了!
而且断的很有特点,专门挑叶修用胶带粘的薄的地方下嘴,还咬的一段一段的。


说实话,蓝河觉得虽然是个勾搭大神的好机会,但现在他已经没脸再打电话报修了。
他犹豫了一会,为了晚上的本,还是打电话了。
大神不会骂人吧……蓝河有点小悲伤。


Act 10
叶修一般的休息日常是上游戏,睡觉,前不久刚下了游戏,所以现在还在睡。但方锐的工作电话现在正在响,而且那声音大的特别闹心,叶修一把抓过想扔出去,手一抖却滑到了通话键,那边清亮的青年音传来,“你好?有人在听吗?”
叶修沉默了一会就清醒了,他清了清嗓子,“嗯,有。”
“叶先生?”那边的声音有点惊讶,接着弱弱的问,“你能再来一趟么?”


叶修也是很郁闷,他倒是听出来对方是谁了,也很难对这个小青年生气,特别是他本来就不是喜怒形于色的人。叶修带着些刚醒的人特有的慵懒,“小蓝同志,你的情况组织知道了……但组织一下午的好时光全被你的猫毁了,我一会可以去撸你的猫么?”
蓝河哑然。


等叶修第三次到蓝河家的时候,蓝河第一句话就是道歉。
这么实诚的人不欺负一下简直不符合自己的性格。叶修想。
“蓝先生,究竟是你的猫想见我了,还是你想见我了啊……”
蓝河一愣,接着脸有点烧,“不是……”这句话好像怎么回都不太对的样子。
结果叶修只是笑,然后拎着工具箱去跟换线路了。


叶修动作很快,还能一边拆线一边跟抱猫站在一边的蓝河聊天。
他把入户的线换了一段,然后把大部分线裹好粘到了墙上。
“这样应该就咬不到了,”叶修收拾完东西,“对了,看好你的猫。”
蓝河点头,然后乖乖把猫放到叶修手上,“大神你不是想撸猫么,记得轻一点。”
叶修,“……”什么撸猫,我真的只是随口一说。
但叶修还是从善如流的逗了逗小猫,忽略了上一句话中的重点。


Act 11
回去交完班,晚上方锐请叶修吃饭。听说了一天中被传唤三次的高调记录,方锐拍桌,“老叶你说你不是被看上了吧!小姑娘漂不漂亮?”
叶修斜着看了他一眼,“能不能别这么猥琐,”吐出一口烟,“是个挺招人喜欢的小伙子,跟我们在一个游戏区玩着呢。”
“咦,叶心脏,别是你看上人家所以不好好给别人修吧。”
“……没有。”
“你看你,犹豫了!”方锐拍着叶修的肩膀,“绝对有,人家长得好看是吧。”
“嗯挺好的,”叶修倒是没否认,“下次他要是再打电话,先转给我,地址和电话都在你那个报修单上,别忘了啊。”
“切。”


Act 12
应该说这只猫乖巧了两天。第三天中午蓝河下班回家,面对一屋的狼藉,也是有点方。
他养了挺久的吊兰被抓的一团糟,一些小物件掉在地板上,最关键的是,叶修帮他固定在墙上的光纤线被它扥下来了。


蓝河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一幕,他和猫对视着,看着那忧郁的小眼神,无奈了。
合着你只喜欢咬断光纤是吗?!


Act 13
叶修最近为了一个程序已经几天没上游戏浪了,本来想着和蓝河在网络上联系一下感情结果没能达成。
好不容易今天下午项目完成打包交给下属测试,想着今晚回去先加个好友,方锐的电话就来了。
“老叶,你可能要加班了。”方锐很痛心的来了一句。
“……什么问题?”叶修无奈,别今晚渣游戏的目标又泡汤。
“你让我留意的小年轻让你去修光纤。”


Act 14
叶修第四次敲开一样的门,蓝河其实也是很惊讶的,但惊讶中也有一丝自己都没察觉的欣喜。
“咦,刚接电话的不是你啊,而且他说他要下班了。”蓝河领着叶修走进来,给他递了一杯水。
“是啊,所以我是专门加班来给你接线的。”
被一记直球击中蓝河有点懵。


和前几次一样快,叶修依旧把线固定在墙上,然后径直走到蓝河面前,
“第四次了,不如我们交个朋友怎么样?”


End

评论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