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叶蓝】红浆果

丁井目九鬼:

童话paroᶘ ᵒᴥᵒᶅ
沉迷马猴烧酒所以短小

许博远是蓝雨公国的王子,不大不小,上有春易老下有绕岸垂杨,他的封号是蓝桥春雪,私心觉得自己名字比绕岸垂杨有诗意更蓝雨。
春易老是蓝雨公国第一顺位继承人,王位的事早和许博远没了关系,除了弟弟绕岸垂杨总是看他不太顺眼外人生算得上一帆风顺。
一帆风顺,也就是无聊至极,没有一点刺激。
许博远觉得自己一生也就这样了,说不上有趣,但也不算坏。他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只是偶尔还会幻想着流浪剑客与龙。
他有时会偷偷溜出去玩,在荣耀大陆的第十禁区,离蓝雨公国不太远,租个魔道学者或者机械师只用半个小时就可以载他过去。
说是禁区其实也没那么可怕,只是在核心区有恶龙出没的传闻,因此而聚集在这的勇者不少,就算找不到龙在禁区外围也有一些小的野兽和稀有的草药。
草药只有魔道学者才会收集,一般人都是冲着外围的野兽来的,毕竟击杀野兽不仅能捞个好名声,野兽的尸体也有很多可用的地方,白狼毫啊暗夜猫妖的利爪啊都是很值钱的,卖给蓝雨之类的公国可以赚不少,但自从公国们开始培养自己的军队击杀野兽后那些野兽的尸体也就没那么容易弄到了。
那些厉害的勇者大多是冲着那头龙来的,毕竟荣耀大陆上的龙很少,记录在案的又全都是兽神。
所谓兽神也就是接受公国供奉庇佑公国的,大多已经成年,偶尔也有幼年的,蓝雨公国就有一只幼年兽神,一只封号流云的白象。
一个公国一般都会选择几只兽神来供奉,而一个公国的兽神中通常会有两个首领,一正一副。蓝雨公国的正首领是一只封号索克萨尔的黑色巨蟒,副首领是一只封号夜雨声烦的金毛狮子。
兽神之间的关系其实都不错,不同公国之间的兽神也有交流,比如许博远就看到过他们公国的白象流云就曾对微草公国封号飞刀剑的一只啄木鸟说过“小拳拳捶你胸口”。
别闹,你这一拳下去人可能会死。
说来奇怪,微草的兽神都是鸟类,比如猫头鹰王不留行、鸽子木恩,就像他们蓝雨的兽神都是雄性一样。
所谓兽神并不是随便一只野兽都可以胜任,兽神是从神兽中脱引而出的,成为兽神后也就有了化为人形的能力。成为兽神前的神兽与普通野兽很难区分,要鉴别只能通过测试一项值,apm值,达不到200的通常不过关。
霸图公国有一只封号石不转的布谷鸟兽神就在被发现前一直被当作普通野兽放养。说来有趣,这只布谷鸟像其它所有的布谷鸟一样对于钟表、时间都特别在意,霸图公国的作息规律被他管理的井井有条。
而龙不同,所有的龙都有成为兽神的资格。他们美丽、强大、高傲……才对。
但许博远看着眼前这头将他抓来的龙,觉得书上写的都是骗人的。
那头龙鳞片上覆了层蒙蒙的灰,两只眼睛没精神的耷拉着,爪子里还捏了他的剑在剔牙。
“你叫什么名字?”那头龙凑近了问。
许博远推着那头龙的鼻子好让他离自己远一点,“告诉你干嘛。”
“我听见他们叫你……蓝河河?”
许博远随手摘了自己的皇冠向那头龙扔去,可惜没砸中,反倒被那头贪财又小气的龙抢走了皇冠,还敲了两下煞有介事嘀咕了句“不错啊,橙武。”
“滚!不许叫我小名!老子叫蓝桥春雪!”
“你又是谁?”
“我?君莫笑叶修。”
“没听过。”许博远抱着手坐在地上,冲那条龙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你或许知道我的另一个名字——一叶之秋,叶秋。”
“怎么可能,你开玩笑的吧。”
“怎么不可能,我没开玩笑。”
“……”许博远像是被按了暂停键,定格在那里。
“嗯?”叶修眨了眨眼,凑近了盯着他。
“啊——”
那头龙啊不叶修无视了一直在绕圈跑的许博远,躺下来盯着天花板上的吊灯,得,又疯了一个。
许博远想离开这里,做梦都想,虽然这头龙对他挺亲近的,但那张嘴毒的……啧啧,你应该去边疆,会得到赏识的。
除此之外,在这里的保姆生活也使他十分不爽,特么为什么我还要穿女仆装啊!
许博远拽下了围裙气的转身就走,那头龙依旧懒洋洋的躺在那里,只是伸了只爪子勾住了他的衣角,将他拖了回来。
“啊啊啊为什么就没有人来救我啊!都没有人喜欢我吗!”
“有啊,被我打回去了而已。”
“哦,重来。”
“……”你开心就好。
“啊啊啊怎么就没有厉害的人来救我啊!都没人喜欢我吗!”
“有啊。”叶修慢慢缩小,最后化为了人形,手里还握着他的手,他特别有范的冲许博远笑了下,“可是,我总不能自己和自己打一架吧。”

评论

热度(57)

  1. 排骨肉肉白川(九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