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叶蓝】结婚前的最后一场酒

温言L:

*叶蓝,一句话春笔
*蓝溪阁的哥们出镜,是二笔的个人演唱会
*结婚前的最后一顿单身饭,没对象的找对象,有对象的早成家。即使少年岁月逝去,轻狂秉性消散,因为爱情,依然可以随时为你疯狂。


笔言飞打了一个酒嗝。他的酒量和蓝河半斤八两,绝对算不得什么英雄好汉。但是在这帮人里面还是可以打肿脸充胖子,干掉了半瓶啤酒,已经是笑傲沙场了。
喝酒不可怕,耍疯才尴尬。
偏偏他就是那种酒品不好的人,在这种大排档烟熏火燎的气氛下又受到了巨大的情绪感染,听着旁边那桌的汉子们开始五魁首六六六,他也腾地站起来,颤颤巍巍地端着酒杯,往蓝河面前一抻,大着舌头吆喝:“老,老蓝,干了这杯酒,你就不是我们的人了!”
然后他以一个壮士断腕般极其潇洒的姿势仰天把酒往嘴里浇,好像下一秒就要下腰了。等笔言飞再次直起来,已经快要站不稳了,在位置上打胡转,被春易老服了一把才找到蓝河的方向,把空酒杯一摆,喝道“即将嫁出去的蓝河泼出去的水,请问叶夫人在最后这个未婚的夜里有什么想说的吗!”

“放屁!”蓝河也被灌的头晕脑胀,看着旁边冷静自省的叶修就知道这帮损友敬来的酒都下了谁的肚子。“我才是丈夫,你懂什么?我想说什么啊?我就说,没对象的——赶紧找对象,有对象的——赶紧成家,像我一样!”
说完也跟着笔言飞一样怒饮一杯,看起来特别气派,特别像丈夫。

一群人开始起哄,吵吵嚷嚷着老蓝说的好啊,气派!要结婚的人就是不一样,说话都阔气了,叶神真是捞了锅里最好的。
叶修在旁边笑眯眯的把蓝河拉着坐下来,听着话毫不犹豫地就跟着答应,说那是那是,我什么眼光。

笔言飞又想站起来,被春易老以暴制暴地压制住了,只能隔着桌子对叶修说:“叶神,你看你是大神,我们哥几个都不敢和你说话,但是这会要把我们蓝桥嫁给你了,我得说,他真的特别喜欢你。”

蓝河:“你闭嘴!别说!”

笔言飞这会哪听他的,也料到了这人喝晕了没法跨过这么一桌子来暴揍他,张口就是买了一手队友:“我和你说,最开始他在第十区就看上你了,他还瞒着我们,没一点出息,老是叨叨念念着君莫笑又给他气受,隔三差五问我们君莫笑的坐标,那会我还以为他忠心耿耿为了蓝溪阁,没想到早就把自己卖出去了!”

叶修听得津津有味,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
没想到笔言飞这么大大咧咧的人喝了酒也开始扯回忆杀了。“蓝桥和我一起进的蓝溪阁,都是大学生啊那会,就是喜欢荣耀,当时蓝雨也不是什么豪门战队,黄少也刚出道,帅啊!真的帅啊!那三段斩!那垃圾话!一代天骄啊!你看把蓝河这少男心都迷成什么样了!”

“进了蓝溪阁我反正知道这家伙也一晚上没睡着,然后我们就约着见面啊,那真是千里来相会,没想到这家伙还挺有姿色。”笔言飞又打了一个酒嗝,转头看看旁边“系舟也在,曙光也在,当时咱哥几个,就是立志干着一票,蓝桥?当时嫩的和竹笋似得,但说话是一梗一梗,干干脆脆,特别有劲。你知道他真软下来是什么时候啊?就是暗恋你的哪会。”

蓝河哐哐哐拍桌子,用极其幼稚的方式试图让笔言飞住口。“你小心点,你最好别说我去看比赛的事情。”

系舟在旁边弱弱的补了一句:“老蓝你喝傻了吧,你这是自个把自个卖了啊。”

笔言飞一听也精神一震,说对对对,我差点给忘了。你说你俩下周就结婚了,欧洲哪个国家来着——瑞士,对,瑞士,纯白色大教堂,那个什么证婚人,一手拉一个,先问咱老蓝:你愿不愿意嫁给叶先生和他共度一生啊,咱老蓝就会像被卖了还帮着数钱的傻子一样,一边想哭一边又掉不出眼泪,只会舌头打颤地说我愿意我愿意。那会儿这些陈年往事,说了还有谁听啊!

曙光旋冰听不下去了:“老笔麻烦不要把大春和你表白时候你的傻样带入到别人身上好吗?”

笔言飞不理他,一指蓝河,说:“他去看了欣兴打轮回的决赛!第十赛季,把年假都撂了,还是拉着我一起去的!”

叶修听到这个倒觉得有意思了,他把手揽过去捏捏蓝河通红的脸蛋,问他:“有这事情?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蓝河悲愤欲绝,伸手捂住脸。喝了酒没有什么忌惮,也忘了要拿捏蓝哥的模样,活像一个害羞的姑娘,可爱到骨子里去了。

“当时你俩不是还没有私定终身吗,我们蓝桥傻得不行,认定了他就是最孤独坚定的单箭头,不知道心里补了多少凄凄惨惨戚戚的大戏。”笔言飞说到这里看了蓝河一眼,他更深的把脸埋进手里。

“笔言飞你现在笑的很恶心你知道吗?”原本一直镇着场子的春易老终于也开口吐槽了。

“你别打岔,你们笑什么玩意,听我讲话。”笔言飞难得在男朋友面前硬气一会,仗着叶神想听的借口施展了一会神通。

“整个比赛过程,旁边的人都在喊,老蓝也喊。荣耀打出来的时候,就你们是冠军了,旁边的人喊叶修你就是我们的荣耀,老蓝腾一下就站起来了,踩在座位上狂吼‘他也是我的荣耀!’不知道是想隔着赛厅吼给你听,还是想要和旁边那些人争风。但那时候他真的不算最疯狂的,旁边也有不少尖叫的,扔东西的,甚至有激动的直接晕过去的。我看老蓝在座位上那样声嘶力竭,朝着你的方向,就像你和兴欣万千粉丝中小小的一个一样,他不拥有光芒,但是他把所有的爱都不要钱一样地砸进去了。”
笔言飞说着说着就没声音了,旁的人也都很配合的消了音。

叶修安静的听完他说话,把缩成一团的蓝河揽过来,一下一下撩他的头发丝。

“冯主席给你颁奖的时候,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个手滑差点把奖杯砸了。那个时候场下几乎是沸腾了,我从来没有听过赛场那么的躁动。那个时候蓝河他一下就哭了。”

大排档里气氛喧嚣,旁边喝酒划拳的也还在继续,左边那桌子喊着老板来十把串儿,右边那桌说老板来三瓶啤酒,老板跑东跑西,来了个穿着低胸短裙的卖唱妹,给那边汉子递了一朵花,问他想听什么歌。那个人喝胡了,说要不你就唱个因为爱情吧。
卖场妹答应了,抱着电吉他扯着话筒就唱起来,旁边拖着的音响质量不好,放出来的歌声又大又糙。大概小姑娘的确迫于生计,歌是唱的真不咋地,一上一下愣是到了高潮才找到调。

她就唱啊:因为爱情不会轻易悲伤,所以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因为爱情简单的生长,依然可以随时为你疯狂;
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所以我们都是年轻的模样;
因为爱情在那个地方,依然还有人在那里游荡;
人来人往。


她的歌声里笔言飞非得扯着嗓子才能确保叶修听到他最后的话。
他说:“他哭着从椅子上下来,和我说‘我还能再玩多久的荣耀啊,我还能再喜欢多久的叶修啊。’然后这家伙真的就和一个十年之载,从一叶知秋追到君莫笑的铁杆粉丝一样,哭得像是你从颁奖台下去之后马上就见不到你了。”
“哭完了他说,‘大概是一辈子吧。’”

莫过于叶修,能更懂这种感情。他曾经说荣耀再玩十年也不会腻。其实对于这个游戏,他投入了所有热情和青春时代。也许看起来他天赋异禀,即使随便操作也是教科书的水准,但他自己最清楚不过,他为这个游戏燃烧了自己,像飞蛾扑火,留下来的灰烬依然火星闪耀,那大概就是一地的,他曾经的疯狂。

他也曾和蓝河,笔言飞一样,就是这样单纯的一个喜欢打游戏的少年郎,被喜欢的战队收入,激动的一夜未眠,立下誓言要好好干一票。

谁知道十年啊,又是十年,他已经这样奋不顾身的战斗了这么多年。

“说的好二笔兄弟,”他夸奖“没什么可以比荣耀更疯狂了——啊,啊当然我们小蓝也是和荣耀一样的存在。”
叶修看到刚刚一直把脸埋在手里的蓝河抬起头来幽幽看了他一眼,眼睛里都是烟熏火燎的水汽,吓得叶修赶忙改口。

蓝河好像想说什么,但是一张嘴就是一个酒嗝。叶修拍拍他的背说丈夫同志别着急,接下来就是你的发言时间。
蓝河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又扭头盯着他蓝溪阁的“家属”们看了一会,突然嘴巴一瘪眼泪就像是要下来,吓得笔言飞都不敢说话了,吓得叶修也不敢听话了。

“我要和叶修结婚了,二笔,你想过吗?大春?曙光?你们想过吗?我要和叶修结婚——叶修啊。”他重重地咬着他丈夫的名字,仿佛这样就可以把他牢牢拴住,印在骨子里。
是他醉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漫长的相思与独爱的孤独,终于有光了,或者是一直有光——现在终于让他看到了。

“我……我错过了你最辉煌的年纪,”蓝河转头看向他结婚的对象,颤巍巍的嗓子里能掐出水汽来,他从来不是软糯的那套,他这个时候展现的莫过是他最脆弱,最真实,毫不保留的那点心头软肉,这样在一个酒席上,捧给他最爱的人“也错过了你拼搏和热血的小年轻的样子,我遇到你的时候你已经是大神了,但是,但是我希望接下来我和你在一起,你的什么我都喜欢,我永远热爱荣耀——”
“和你。”


四边起哄成一团,让他们亲一个亲一个。叶修倒是一点也不恼火,看自家的爱人脸红得透彻,把人圈进怀里。一个晚上没沾酒,倒是把对方的真心话给灌出来了,这时候醉——血赚不亏。
于是他端起蓝河刚刚喝的酒杯,把众人的目光吆喝过来。

最经典的一杯倒大神,在这个最充满人情事故的平凡之处举起酒杯,旁边卖场姑娘的因为爱情也第二次唱到高潮。他邀酒共饮,他说:“来来来大伙,干了这一杯,敬荣耀,敬我俩的最后一次单身派对,敬所有我们的所爱!”

说罢,他饮尽杯中酒。


######


老叶:你们不感动吗?为什么只关注一杯倒?而且我是有媳妇的人好吗就算醉了也会有人扛我回去,请不要羡慕了科科

评论

热度(4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