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叶蓝】我的一个散人朋友

福禄小金缸:


我曾在第十区里,认识了一个散人。

新区刚刚开放时,他就拿着一把奇怪的武器,带着一支平平无奇的队伍,轻轻松松地破了两个副本记录。

这让我不得不去注意他。

十八条好友请求。

对于有实力的人,我一向很有耐心。


后来……

如果我能预见所谓的后来,那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里,把这个叫“君莫笑”的散人,一脚踢进黑名单里去。

后来啊……诶,他就阴魂不散地骚扰了我很长时间。



讨价还价地要稀有材料,四处和蓝溪阁抢boss,我硬着头皮和他试探周旋,却每每感觉自己像是只掉进狼窝的小白兔。

君莫笑,君莫笑……

我的确是笑不出来了,每次一看到他的名字,我就想扑到会长的怀里痛哭一场。



可车前子那个讨厌的家伙,却还总是在群里阴阳怪气地揶揄我。

他说君莫笑对我可是手下留情多了,让我不要身在福中不知福。

我苦笑,什么福不福的,遇上这么个散人,整个大十区的人,怕都是倒了八辈子的血霉。


不,应该是八百辈子。

当会长告诉我君莫笑的真实身份时,我吓得一个哆嗦差点扔掉鼠标弃坑而逃。




蓝河蓝河蓝河……

而身为大神的某人却丝毫没有自觉,仍是时常有事没事地跑过来撩我这么两句。


若是他本人站在我面前,我一定会紧张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若是过去的一叶之秋出现在我的好友列表里,我一定会连夜围着天河广场跑上那么十圈。

可是对着君莫笑,对着这个穿得奇奇怪怪的散人,我却完全摆不出恭敬的姿态来。因为,我跟他,实在是太熟了。


他是我至今认识的唯一个散人朋友。



我把他定义为朋友。因为他是我蓝河小号里,放在特殊分组里的,存有聊天记录最多的那个人。



他虽然嘴贱,却曾在众目睽睽之下毫不吝啬地称赞过我。

他虽然没下限,却也曾宛如天神降临般拯救过陷于危难之中的我。



而我,在君莫笑刚进入第十区时就接近了他的我,也开始渐渐领会了他的想法与梦想。



他一直所拥有的实力,他曾经获得过的辉煌,他后来不幸的坠落,他现在为之奋斗的将来。



在帮他的兴欣公会带新人的时候,我甚至会常常忘记自己混进其中的本来目的。



说起来实在是对不住蓝雨,我在心里,竟也在情不自禁地期待着兴欣日后的发展。

从单枪匹马地与各大公会周旋,然后逐渐吸纳人才直到创立了兴欣,这一路走来,君莫笑他真的很不容易。

那个撑伞而来的散人,他一直嬉笑怒骂的表面之下,有着一腔饮冰难凉的热血。

他的这腔热血,同时也感染了他身边的人。

贲张着热爱与梦想的鲜红,是兴欣的代表色,也是荣耀之魂的底色。

这样的君莫笑,这样的兴欣,怎么可能会不成功。


我的散人朋友,最后撑着他的伞,站在了他原来的位置上。



我坐在观众席里,和身边的人一起站起来拼命鼓掌。


我一边鼓掌一边激动地告诉他们,我可是叶修大神的游戏好友,在他身份没有曝光之前,我就和他一起下过副本。

旁边的人却笑了,那又怎样,他现在哪里还有时间再到网游里去,你肯定联系不上他了。

我听后愣了。

蓝河与君莫笑上一次贫嘴的记忆,已经停留在了很久很久以前。

内心忽然有些苦涩。

我慢慢坐了下来,遥遥望着那个熟悉却又陌生的身影。

站在领奖台上的人,虚弱得连奖杯都拿不稳,与那个在游戏里上天入地的散人判若两人。

不过好在,他身边有那么一群可靠的队友在。

那群人,陪他从第十区,一路走到了现在。



十区如今天下太平。

我回到了神之领域,每日一边带着心腹和绕岸垂杨的人勾心斗角,一边还要和其他公会的人斗智斗勇。

虽然很累,可在遇见君莫笑之前,蓝桥春雪过得都是这样的生活。

那段倒霉却又有趣的经历,渐渐淡成了我游戏生活里的一段插曲。

我在第十区的那个散人朋友,他的头像再也没有亮起过,而我,依旧还保留着那个只有他一人的分组。

期待被等待消磨殆尽,如今,蓝河只是空守着有关君莫笑的回忆,若是有实在想不起来的细节,就再去翻一翻当时的聊天记录。


直到有一天,蓝桥春雪收到了一条奇怪的加好友请求。

醉蓝桥:“我在十一区等你。”

没有自我介绍和寒暄,只有怪怪的名字和莫名其妙的七个字。

我的手忽然有些颤抖,像是被一块石头撞击着心脏,胸口都在闷闷地震动。

点开那人的资料,职业又是一个散人。

明明是系统最初始的头像,我却能想像他嘴边浮起的一抹戏谑的笑。

第十一区的散人。我勾起了嘴角,赶紧从抽屉里找出了一张崭新的账号卡。





评论

热度(124)

  1. 排骨肉肉想不到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