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喻黄】吃西瓜🍉

桔子君今天又帅了么:

*天太热了所以才有了这个文🍉


刚进七月份,蓝雨成员就深深感受到了来自夏日的热情。


巧的是训练室里仅有的空调出了问题,而售后服务称再过两天才能过来修理。


队员均一脸悲愤,心中呐喊着:太热了,好想分分钟在训练室裸奔啊!


碍于脸面,他们也不敢真的“坦诚相对”,众人袒胸露背,恨不得批发了楼下小卖部所有的冰棍,没有训练任务的人手一把塑料扇子为队友手动扇风,训练过程堪称艰辛无比。


郑轩热到不行,他终于放下耳机,转过身来盯着专心训练的喻文州,看起来一脸平静,极其认真地操作角色,他就不明白了,这么热的天气,这个人是怎么做到衣着整齐无褶皱,脸颊光洁无汗滴的?


郑轩低低地咳了一声,却并没有引起喻文州的注意,反倒是不远处的副队长抬起头看向了他,见他似乎是想叫喻文州,黄少天跟着咳了一声,喊了句“队长”。


黄少天也是热到要命,干脆把T恤衫从下往上卷起来,卡在胸前,露出了漂亮的腹肌。


喻文州抬起眼帘,手中的操作慢了下来,他先是看见了一边欲言又止的郑轩,再往后看,就是露着大面积腹肌的黄少天。


他的目光干脆直接越过郑轩,微笑着盯着黄少天,四目相对,蒸笼一样的训练室里的黄少天竟是感到了一丝寒意。他在喻文州意味深长的微笑中慢慢地放下了起初卷起的衣服,板板正正地盖住了肚子,还往下拽了几分。


见黄少天的帅脸上写满了委屈,喻文州回以一个安抚的眼神,罢了才把注意力移到郑轩身上。


队长与副队长之间的那点细微的小互动自然是逃不过夹在中间郑轩的眼睛,不过他俩的事早就搞的世界皆知,队员表示早已习惯时不时受到的撒狗粮攻击。


郑轩道:“队长,太热了……”


“我知道。”喻文州挑了一下眉毛,“再忍两天,等空调修好了就解脱了。”


“你不热么?怎么看起来你一点都不热?”


“把心静下来练习就好了,心静自然凉。”


“可是我们根本就静不下来啊!投入不到状态啊!事倍功半!!!”


听了郑轩的抱怨,喻文州思考了一下,他也热,只不过是努力的想要装出很镇定的样子,给队员当个榜样,鼓舞士气,可这终究是肉身之躯,这样条件下真没法好好训练。


所以喻文州放下鼠标,在众人注视下缓缓起身,说:“我和少天会想办法的,再坚持两个小时,我相信各位的意志力!”


言罢,拽起黄少天出了训练室。


突然被拽走,跟着喻文州一直出了俱乐部,黄少天有点愣,不解道:“队长,不训练了?我们这是干嘛去?”


“去买两个风扇吧,空调才坏几个小时他们就已经这样了,我怕等两天空调修好了人都热死了。”喻文州拦了一辆出租车,报了最近一家商场的名字,继续对黄少天说,“还有你,有没有一点身为副队长的自觉?”


“自觉?我怎么了?我哪不自觉了!今天这么热的条件下我还认真练习没有偷懒!冰棍我也就吃了三根!卢瀚文要给我扇风的我拒绝了他一再坚持我才同意的……”


黄少天细数着今天他的所作所为,没感觉自己哪里不自觉,他瞪了一眼喻文州,恍然间又看见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多么熟悉的画面!多么熟悉的配方!黄少天茅塞顿开恍然大悟,他悄悄地凑近喻文州的耳边,低声道:“这就不自觉了?还不让副队长凉快凉快了啊,不带这么惨无人道的啊,你其实就是不想让别人看我腹肌吧?啧啧啧然后偷偷一个人看……”边说着还边拉起喻文州的手摸向自己的肚子,喻文州在上面轻轻掐了一下,手感不错。


虽是耳语,但是出租车的空间本身就小,这几句话被前面的司机小伙子听见了,司机从后视镜瞅了他们一眼,对上喻文州的目光,随即给了他一个理解和鼓励的眼神。


到了商场,他俩买了两个电风扇,推着购物车,黄少天又看见了冰柜里摆着的西瓜,他指了指西瓜对喻文州说:“队长,我想吃冰镇西瓜。”


喻文州挑了一个大西瓜,临走前想到训练室那群嗷嗷待哺的队员们,就又买了一个。


看到肩扛电风扇怀抱大西瓜的正副队长归来,所有人都眼含热泪,堪比见到了国家领导人。


有了电风扇的存在,总算是感到凉爽些了,两台电风扇顿时被围了一圈。


喻文州和黄少天去切西瓜,人多瓜少,黄少天想要偷偷地多吃几块。


喻文州在一边细心地切西瓜,刚切了一块,放到果盘上不到三秒钟就被摸走了,黄少天咬了一大口,吃到的是最甜的中心部分,冰凉加上甘甜的感觉让黄少天是美滋滋。


见黄少天一脸享受的样子,喻文州无奈地摇了摇头,继续切他的瓜,谁曾想连续三块都被剑圣大人偷偷地消灭了,偷吃后他嘴角满是西瓜的汁水,还粘留一粒西瓜籽,喻文州伸出手帮他弄掉籽,打趣道:“你这样偷吃东西不被他们发现就怪了。”


黄少天笑笑,在喻文州切瓜时他特意挑了一块最好的瓜,上面没有多少籽,吃起来方便。


等喻文州切好所有的瓜,摆放整齐后,黄少天献殷勤一样地把瓜递给了喻文州,说:“辛苦了!来吃个瓜吧!我特意给你挑的,先吃一个凉快,这个西瓜挑的好特别甜!你尝尝!”


喻文州没接他递来的瓜,反倒是冲他勾了勾手指,黄少天直起身,向喻文州方向倾斜,他不知道队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他听见喻文州的声音响在身前,那个人说:“西瓜甜不甜,不用尝瓜我也能知道。”


这么神奇?


然后黄少天受到了一股外力,他被喻文州向前拉了一下,后者把唇覆在他的唇上,舌头扫了他嘴角几圈,把他留在嘴角的西瓜汁都尽数舔净,带着些许甘甜侵入黄少天的领地,扣住他的脑袋加深了这个吻。


不知道亲了多长时间,反正回过神来时黄少天手中的那块西瓜早就掉在地上碎了几瓣,他可惜地看了看地上的西瓜,默哀三秒钟。


黄少天还是由衷地再次向喻文州赞美,“队长,你挑的瓜真甜,真会挑啊哈哈哈哈。”


“那是当然,我挑的东西自然都甜。”


黄少天听闻,无意顺口说了句:“那我也是你挑的,甜么?”


喻文州倒是没想到他会问这种问题,认真想了一会,靠近黄少天的耳边笑着答:“今晚尝尝就知道了。”


这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什么的黄少天羞红了脸,他低了头,用细不可闻的声音回答,“好。”


后来,在正副队长带着一盘看起来就甘甜冰凉的冰镇西瓜出现在训练室里时,好奇心驱使下偷偷围观了全程的郑轩在心中表示我再也无法正视西瓜这种生物了。


END

评论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