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忘羡】侍花

森罗:

※是糖


※原著向日常短小一发完


※欧欧洗!




半夜修了一下…请看过的道友忘记原版吧((




侍花







这一年云深不知处的玉兰花迟迟未开。




对此事,比起轮替侍候仙府中草木的小辈,魏无羡要显得更为紧张。如今他的日常便是趴在静室窗前探头看着窗外的玉兰树枝桠,托着下巴唉声叹气。




蓝启仁护犊心切地不让他祸害蓝家门生——虽说这并没有什么实际用处,不过他还是稍稍转移了注意力,闲暇之余便去祸害花花草草。自从生活中多了侍弄花草这一乐趣之后,魏无羡整个人都勤快了不少,平时一早被自家道侣挪到浴桶里后还要拉着对方亲亲啄啄几十下继续睡,如今亲亲啄啄到一半他就被自己肩负的重要使命唤醒了,飞快地打理好自己就跑去料理那些他一手带大的花草。




季春之末,百花正盛,云深不知处中几个魏无羡常去的地方,已是五颜六色了一路。蓝启仁每日路过这些地方,便觉见花如面,某人得意招摇的神情如在眼前,让他眉心狠狠一跳,恨不得调头绕路走。




不过好歹魏无羡养的花都开得挺正常,该春天开的都开了。蓝景仪质疑,是不是你养的花把养分都吸走了所以今年玉兰花迟迟不开?魏无羡道,一派胡言,你们走开,让我来料理几天,保准它们争着开。




料理了几天后,玉兰枝上的花苞纹丝不动。眼看春天就要过去了,魏无羡开始发愁,成天绕着玉兰树盘算到底哪里不对,恨不能把蓝家小辈拖来绕着玉兰树跳大神。




这日蓝忘机一如往常提着从山下捎上来的饭菜,踏入静室,便觉屋里不同往常地寂静。他不缓不急将食盒往案上稳稳一放,便又转身走出静室。




魏无羡正倚着树干瘫在树枝上,垂着一条腿轻轻晃悠。枝头一颤,惊飞了落在屋檐上的鸟雀,他本人却是一副昏昏欲睡状,对自己的行径毫不自知,反觉鸟雀啁啾颇为扰人清眠。




也不知是察觉到了蓝忘机的气息,还是真就这么巧,蓝忘机刚走近树下,魏无羡便睡得身子一侧,径自从树枝上歪了下来,毫无征兆。




而后像过往无数次一样,触到一片松软的衣襟,落入一个足以将他裹得严严实实的怀抱。




刚被接住,魏无羡便自然而然地张开手臂搂住蓝忘机,然后睁开眼睛,道:“咦,含光君,你又又又又接住我啦?”




蓝忘机:“……”




魏无羡接着道:“含光君你真是个好人!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不过在下无以为报,唯有以身相许……”




蓝忘机:“……”




看着蓝忘机绷着一张脸,魏无羡眼珠一转,抬手捧起对方的脸凑上前去,笑嘻嘻道:“莫非含光君在质疑本人诚意?也好,那我就先送上一个香吻,望含光君不要嫌……”




弃字淹没在唇瓣吻合间,似是没想到对方会突然袭击,魏无羡有点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紧接着又愉快地眯了起来。蓝忘机不管在做什么事都是极认真的,此时他搂着人让对方站稳,专心地注视对方,空出一只手自对方耳根抚至脸颊,不动声色地描过轻颤的眼睫,对方松了牙口让蓝忘机深入,同时也有样学样抬起手来往蓝忘机脸上乱摸一气,直撩得人气息紊乱。




先前惊飞的鸟雀又不知死活地飞了回来,停在玉兰枝头,喧哗了好一阵子,树下那两人才总算消停。然后蓝忘机便直接拦腰抱起魏无羡,往静室中去了。




魏无羡坐在案前扒饭,口齿不清道:“唉,蓝二哥哥你看看你,总是这么惯着我,我说不定哪天就连床都懒得起啦。”




“……”蓝忘机侧目瞟他一眼,“你现在也懒得起。”




魏无羡道:“有理。”扒了一口饭,他又接着道:“所以我现在就是给自己找点事干啊,这养花草呢,就像养孩子,半点马虎不得,养好了,也是很有成就感的……”




蓝忘机再次瞥他一眼:“……养孩子?”




魏无羡振振有词:“对啊,兰室外面的迎春花算是大儿子了,至于这里外边路上那一树桃花,就是小女儿了,这个玉兰花,就是从小朋友们那里捡回来的小儿子,不过他到现在还不开花,特别不听话,该打!不听话打一顿……你笑什么?你笑了吧?别以为我没听到啊?”




对待花草如此上心,倒好像真的是在照料小孩一样……转念间蓝忘机不可避免地回想起蓝思追提过的魏无羡的丰功伟绩,嘴角便不知不觉漏出一分笑意。




意味不明地“嗯”了一声回应魏无羡喋喋不休的控诉,蓝忘机偏过头望向窗外。那里有长得稍为低矮的玉兰树枝斜斜落入窗口,娇小含羞的花苞如剔透的珠玉一般缀在枝头,自有一分画意。




如若开花,那会是一枝让人欣喜的迟春。




翌日清晨,刚有几缕晨曦泄入,这段时间都掐着日子去给花草浇水的魏无羡便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然后脸色一变,捂着腰连声哎哟地又瘫了下去。蓝忘机正束紧衣带,看见此景无奈地摇了摇头。




洗漱完毕后,魏无羡垂死挣扎地几乎是趴在案上用早膳。蓝忘机从榻上取回红色的发带,自然而然地绕到魏无羡背后为他束发。魏无羡显然是还没睡醒的模样,半睁着眼,极其乖巧,含含糊糊地问:“蓝湛啊,你说这玉兰花怎么还不开啊?我都这——么尽心尽力了、是不是真要打它一顿啊……”




蓝忘机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低声道:“会开的。”




就算今年不开,明年也会开。往后,还有很多很多年。




魏无羡嘿嘿笑了两声,微微抬头以便让蓝忘机束发更顺手,目光随意往窗边一瞥:“嗯,你说会开就是会开,今年不开明年开,明年不开后年开,含光君说什么我都信……”




他的声音顿了一下。




窗侧又落下三分晨曦,影影绰绰地映出了玉兰花枝。




然后蓝忘机便听见他清晰而掩不住欢喜的声音。




“蓝湛快看,玉兰花开啦。”








-没了-






别打我,我开还不行吗

评论

热度(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