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忘羡同人】霸道总裁的野蛮小娇妻(雾)

喵殿:

#高冷娱乐公司副总裁蓝湛x又作又浪当红影帝魏婴#
#现代都市向,夫夫互宠的傻白甜日常#
#主羡羡视角,偶尔切到二哥哥#
欢迎品尝ԅ(¯ㅂ¯ԅ)【标题灵感来自于翻唱歌曲《在下名叫蓝忘机》~】
  
  魏婴小心翼翼地推开门,玄关处的感应灯自动亮起,自头顶洒下的暖色调灯光透过他的睫毛,在眼下打出一小片阴影。
  一身笔挺的黑色三件套配上普普通通的居家柔光,硬生生被他穿出了一身奥斯卡颁奖典礼上的高大上气质来——如果不去看他的表情的话。
魏婴一眼便看到了面无表情地端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美男子,能把纯白色睡袍穿得仙气缥缈的,大概也只有他家蓝二哥哥了。

      对上他那双瞳色浅淡的眸子,魏婴掩饰性地低头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金属表,有些尴尬地干咳了一声,
  “还没睡啊?”
       蓝湛淡定地“嗯”了一声。
       魏婴望着那个也不知道是一动不动等了他多久的身影,自知理亏,将那双价值不菲的手工定制的皮鞋一蹬,随意地丢在玄关处。他垂下眼睫,扯开那条血一样鲜艳的红色领带,顺手按下客厅吊灯的开关,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蓝湛面前,双手撑在蓝湛身体两侧,用刻意压低了的声音施展起“魏氏色诱大法”。
  “不知道……蓝二哥哥这是等了多久?”
  蓝湛面无表情地盯着对方大敞着的胸口,回答道:“从我到家开始。”
  魏婴默默盘算着自他从公司回来到现在有多长时间,心里咯噔一下,赶忙讨好地凑上去亲蓝湛。
  蓝湛猝不及防被糊了一脸口水,也没怎么在意,抬手在脸上擦擦,又环抱住了魏婴的腰。
  魏婴跨坐在蓝湛身上,膝盖陷进柔软的沙发里,轻佻地抬起蓝湛的下巴,笑嘻嘻地口头调戏:
     “蓝二哥哥你嘴唇都干裂了,我来给你润一润。”
说着,俯下身子,灵巧的舌尖反复描摹着对方形状完美的唇瓣,对对方眼中暗含的渴望视若无睹。


        熟悉的男士香水味裹挟着并不浓郁却醇厚的红酒香扑面而来,蓝总裁那双瞳色浅淡的眸子眨了眨,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魏婴的后腰,抱紧了“突然”瘫软在自己身上的人。
        待蓝湛如愿以偿地品尝到魏婴今夜饮过的红酒的味道后,魏婴微微直起腰,挪了挪下身,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感受到身下那熟悉的热度,魏婴一挑眉,故作诧异道:
        “蓝二哥哥,今天这么热情?”
        蓝湛无声地注视着他,眼神里饱含着宠溺又带着一丝嗔怪。饶是脸皮厚如魏婴,也不由得在他家二哥哥如此澄澈的目光下有些脸红。魏婴犹豫了两秒,果断选择了“主动承认错误”。
         “我错了。”
         蓝湛幅度不大地挑眉,示意他继续。
         魏婴俯身在他眉心处近乎虔诚地烙下一吻,开始细数自己的种种 “罪状”:
         “我错在大半夜还不回家,在外面和别的小妖精浪……”魏婴眼角瞥见蓝湛嘴角不甚明显的笑意,更加肆无忌惮地满嘴跑火车,“居然放着如此高贵冷艳冰清玉洁的大总裁独守空房,让人家在夜寒露重的天气坐在冷冰冰的客厅里,硬生生坐成了一块……”眼看着他的话越来越不靠谱,蓝湛象征性地轻轻拍了一下魏婴后腰下面那两坨弹性十足的面团,干脆利落地截住了魏婴的话音。
          魏婴不知道是因他这个动作想到了什么,声音都发着颤,“蓝蓝、蓝湛!!”想不到一向能说会道的魏影帝居然也有说话结巴的一天,“说好了不打我的!!!”
          蓝湛垂着细长的眼睫,缓声答道:“不打。”顿了顿,“你好好说话。”
          魏婴忙不迭地回道:“我好好说话!”又补充一句,“你也不要打我!!”
¬——————————
  说起来,在几周前的某个晚上,某人作死地给蓝湛灌了一大杯后劲十足的白酒,本来想着趁他醉了之后什么都不记得浪到飞起,谁能想到,就接个助理温宁的电话的功夫,回到卧室的魏婴就看到自家那位衣衫不整(魏婴故意的)地坐在床头,虎视眈眈地盯着他看。


  魏婴心里暗道卧槽,顿生不祥的预感,果不其然,只见明明酩酊大醉却看不出丝毫异样的蓝二哥哥伸出右手,一个精致的手工刺绣小钱包安静地躺在他手心里。


  魏婴眨了眨眼,半天才反应过来——他急急忙忙跑回来,不知哪家的千金粉丝塞过来了小礼物,让他随手揣起来就跑路了。之前他和蓝湛打打闹闹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出来,让蓝湛这个密封良好的大醋坛子看见了,结果就是……第二天某人撅着个红通通像个熟透的水蜜桃的屁股蛋子,赖在床上哼哼唧唧。


  隔壁单身汪江澄表示对此喜闻乐见。
 
  魏婴难得对蓝湛发了一回小脾气,听了他的哭诉【?】之后才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么的蓝湛默默受着,然后再三保证自己绝不再犯后,魏婴这才作罢。


  也真想不到他反应能这么大。


  不过,只要他不愿意,蓝湛就绝不会做,他不愿,更舍不得他疼。
——————————
        “今天有一个挺重要的晚宴,”魏婴解释道,“我本来想推的,”他低下头埋在蓝湛胸前闷声道,“可是温姐说了,‘让我见识一下娱乐圈的黑暗也好,免得以后被别人坑了都不知道。’你知道的,我也不喜欢和那群大肚子老头胡吹乱侃。”
        魏婴仰起头,在蓝湛挺直的鼻梁上轻啄了一下,“蓝二哥哥,行行好,别生我气了,今天随便你,好不好?”
        蓝湛鼻尖在他的侧脸蹭了一下,温声道:“我没生气。”又低又磁的声音震得魏婴的耳朵有些发痒,“你没接电话,我很担心。”
魏婴微微松一口气,又不长记性地调戏起了蓝湛:“都是我不好,手机没电了忘了充,害得蓝二哥哥夜不能寐。”
        蓝湛自动屏蔽了他的撩骚,淡定地吐出两个字:“天天。”
        魏婴“花容失色”惊道:“天啊,蓝大总裁你这是打算从此君王不早朝了吗???”
        蓝湛又淡定地重复了一句某人刚刚说过的话:
       “今天随便我。”


        魏婴终于成功地闭上了嘴。

评论

热度(220)

  1. 排骨肉肉喵殿 转载了此文字
  2. 曲终人不散喵殿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