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全职/叶蓝+喻黄】宴(R18)

古里沫宝:

——架空,具体是什么说不上来,有点中二(真的没问题吗这篇文?
——主叶蓝,副喻黄
——含喻黄肉,叶蓝野地调情+衣柜play(苦了小蓝
——甜甜哒,上车吧




全文走链接:http://m.weibo.cn/1903344504/4109599508601368
或微博搜索:古里沫宝_布拉金斯基夫人
【非主混此圈,谨慎fo】

以下试阅:

正文:

许博远晃着手里的高脚杯,心不在焉地偷瞄着不远处衣冠楚楚的一群人,既想上前搭话又畏畏缩缩地退避三舍,踌躇不定的模样全被老队友看在眼里。
“蓝桥。”梁易春唤着他的代称,下巴朝他一直看往的方向一扬,不太爱说话的他知道对方能明白他的意思:为什么不过去?夜雨声烦不是你的偶像吗?
“心累...”许博远摇了摇头不进反退,将玻璃杯里的液体一饮而尽之后食不知味地走向了一边:“我去吹吹风。”

今天是蓝雨成立二十周年,作为一个在业内相当庞大、实力超绝的组织,自然是广邀众友前来参加盛大的欢庆仪式。许博远——代号蓝桥春雪,作为该组织位居二线的五大高手之一必定到场。这地位说高,高不过一线成员,说低,好歹是二线的领头羊;知名度说高,高不过以索克萨尔为首的超级高手们,说低,好歹比那些连代号都不会被记住的小兵好很多。
这么个不尴不尬的位置让许博远既想一走了之又心有不甘,传说中的剑圣夜雨声烦就在眼前,这是多难得的机会啊!他们这些组织处于世界的灰色地带,平日里别说见不着真人,连名字都是以代号来称呼,真名这种东西只存在于极其信任的好友与下属之间流传,但谁也不敢在公开场合喊出来。
“魏老大——”好吧,总有那么一两个不守规矩:“好久不见啊魏队我想死你了!你不知道自从你去兴欣之后这里就没人能像你那么猥琐了,啊我的意思是在夸你可能你没听出来?”
喻文州在听到前三个字出口的时候就意识到不妥,但手速终究是慢了,待他走近拍了拍黄少天示意他说错话了的时候,一串连珠炮已经发射完毕。
“老队长。”最终只能靠自己圆回来:“现在应该称呼为'迎风布阵'前辈。”半是打招呼半是提醒地看了眼黄少天,后者翻着白眼吐了吐舌头。
作为今天的主场,蓝雨最具代表性的两位高手,索克萨尔和夜雨声烦的一举一动都会引来众人的围观。所以黄少天这一嗓子可是喊来了不少人的关注,有心人细听了几句就大概知道这个“魏老大”是谁了——殿堂级的第一代索克萨尔,不由得让人们议论纷纷起来。
许博远的视线也被再次吸引到了那群人的身上,但他的关注点与其他人不太一样。
“这个臭小鬼...”魏琛倒是没追究什么,眼前这两个孩子都与他渊源颇深,能把现今蓝雨的两大巨头叫做“小鬼”的也就只有他了:“罢了,老夫也是快退休的人了...什么这名字那称呼的,无所谓。”
别看黄少天没大没小的,但对魏琛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只不过涌到嘴边就忍不住变成了废话连篇。他探头探脑地环视了一圈:“你们是不是缺了一个人,那个谁哦对了君莫笑怎么没来那个没下限的家伙说好来跟我一对一PK的怎么每次都不见踪影。”
许博远听到这个名字连耳朵都竖尖了,心里暗自祷告着:千万别来千万别来...
陈果作为兴欣的带队人无可奈何地笑了笑:“他不喜欢出席这种场合..”不然也轮不到她带队。
“什么?!”黄少天又开启了机关枪模式:“这个有脸说没胆做的胆小鬼接了我们蓝雨的邀请却不来是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吗,你说是不是啊队长这个人太没礼貌了吧,不行下次遇见一定要让他尝尝我'冰雨'的厉害!”
“呼...”许博远松了口气,这一声动静有点大,把前来照看他情况的友人都吓了一跳:“蓝桥,你干嘛突然大喘气?”
“嗯?是笔言飞啊..”许博远觉得自己的心情突然就舒畅了许多,接过他手里饮品与他碰了碰杯:“没什么。”
“大春说你好像心情不太好。”
“没事,是我想多了。”
前一阵子,应组织上的要求,许博远化名绝色前往一个新兴组织卧底,那就是兴欣。这看上去是个草根班子,没什么威胁的组织以雨后春笋般的速度在业内占据了一块份额,并且势力范围依然在扩张之中,所以各大组织纷纷派遣了手下干着与许博远一样的任务。
但很快各组织就发现他们错了,兴欣的出现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由一位因种种原因退出江湖的高人牵头成立的,那就是传说中的“斗神”。虽然空有情报没有见过本尊,但这个说法在业内广为流传,并且接受度非常高。
别人是怎么得知这个消息的,许博远不清楚,但他却是真的和那个人近距离接触了,而且还发生了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以致于事到如今依然觉得昏昏沉沉的,不知道怎么会发展到那个地步。
“靠!”许博远越想越不是滋味:“什么'头号保姆'..什么叫'你看着办'..”小声嘀咕着脸颊却泛了红。
“嗯?你在说什么?”这让身边的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上一秒还好好的呢:“你的脸怎么这么红?酒量有这么差吗?”
“不..我...”许博远一想起那时候的事,心里就乱糟糟的,咕咚咕咚又喝了几大口,他理所当然的没有听到接下来一句很关键的话。
苏沐橙和唐柔带着三杯果汁走来,黄少天的抱怨她们看在眼里。苏沐橙把一杯饮料递给陈果,一边笑着对黄少天说道:“嘘..他在这儿呢,不过他要先找人'办点事',懂了吗?”唐柔掩嘴而笑,与陈果交换了一个眼神。
“沐雨橙风,寒烟柔。”喻文州礼貌地尽了绅士之礼。
“今天他还在出任务?”蓝雨的其他一线主力也依次走了过来,年纪轻轻的卢瀚文更是心直口快,直接问出了业内的禁忌话题,立刻遭遇了宋晓的一击手刀。
喻文州连忙把话接过去:“大家都能来是蓝雨的荣幸。”他们干这行的一不问出生过往,二不问身怀绝技,三不问何去何从:“流云,来见见几位前辈。”

宴会的气氛在酒过三巡之后进入了高潮,无论是由魏琛和方锐拉开的垃圾话大战,还是孙翔和唐昊差点挑起的现场PK,又或是从孙哲平和张佳乐开始的认亲大会,还有以苏沐橙和楚云秀为首的女神团全场抢镜...这一切,远离宴会场独自逛花园的许博远都看不到了。
说来也奇怪,喻文州作为主人如果稍加阻止也不会乱成这样——嗯?他人呢?

评论

热度(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