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盾铁】嗅觉动物(嘎嘣脆小甜饼,一发完)

Kaylala:

复健产物


OOC请见谅


时间线有改动


 


托尼从小就对气味异常敏感。


他能隔着宽敞的客厅闻出今晚饭桌上的主菜和甜点都是什么,炒锅里翻滚的是玉米油还是橄榄油,玛丽亚新雇的厨师有没有打瞌睡把烤箱烧糊了,以及各种诸如此类的小细节。很多时候,灵敏的嗅觉在一定程度上代替了他受限的双眼。倒不是说他刻意如此,只是那些气味自顾自地飘了过来,而他没有理由拒绝罢了。


托尼没跟同龄人提过这项“超能力”,史宾格犬一样敏锐的鼻子又不是像天才大脑那样有什么值得炫耀的地方,干嘛让他们多一个理由排挤他呢,虽然托尼也不是很在乎这些低能儿芝麻大点的脑子里装的可悲想法。


霍华德肯定不知道,鉴于他连自己儿子的生日都记不住,嗅觉这么微妙的事估计也不在他的雷达范围内。玛丽亚没准有几次察觉到了,但可能也没太上心,毕竟小孩子嘛,总是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好奇,连五感都日常处于躁动中,即便斯塔克家的小孩永远不能与寻常儿童一概而论。


这样说来,确确实实知道他这项天赋的,大概只有贾维斯一人了。托尼都不需要特意告诉他,善于观察并且对小少爷足够上心的老管家就猜到了一切。老实说,在某种程度上这让小托尼感到些许难堪,但还好贾维斯没有道破,让它成为了两人心照不宣的秘密。


当你对气味敏感到一定程度后,就很难不对某些特别符合口味的产生偏好,就连天才也不能例外。托尼很快就发现了一些能让他感到舒适的气味——除了食物的香气(这没什么特别的,任何人都会在诱人的香味中食指大动)之外,他喜欢空气清新剂(柠檬味的最佳),医院消毒水,防蚊花露水这类挥发性液体弥漫在空气中的味道,他喜欢潮湿的屋子略微发霉的味道,喜欢新家具还未完全散去的油漆味道,金属、机油等一切和机械有关的味道就更不用提了。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他成年也没有消失,只是存在得更加隐蔽而已,除了托尼自己没人知道他的小小癖好。不知怎么,时间越久,他便越羞于启齿,但这并不包括他对香水的出色鉴赏力(那可是他引以为傲的地方)。再一次,嗅觉代替了双眼的功能,让他在情场中无往不利。斯塔克只需凭借女士们身上的香水味,便能准确地判断出精致妆容下掩饰的真实性格,以及对方究竟想从他身上得到什么。一夜欢愉他给得起,金钱也给得起,但长期的恋爱关系,对不起,他太忙了没有时间。


佩珀是个例外,因为她让他感到心安。托尼不可抗拒地迷恋上了她发间的清香,是洗发露护发素以及淡淡香水味的混合,不知怎么总能让他想起小时候乡间别墅的花田。


所以不可否认,这段感情以惨淡收场后,也顺道带走了他的一部分童年。


但那时只有五六岁的托尼知道什么呢,他还沉浸在新衣服纺织布料上难以形容但出乎意料好闻的气味中。有一段时间,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大人们总会不经意间撞到来不及从衣服后头挣脱的小托尼——领子挂在鼻尖上,挡住了大半部分脸蛋,只剩两只大眼睛露在外面嘀溜嘀溜转着,活像个准备打劫银行的劫匪。


玛丽亚觉得这样很不雅观,责备了他好几次,但贾维斯却不怎么担心。长大了就好了,他总是这样为托尼开脱。


而长大来得比意料中快很多,大概两个月后,托尼的注意力便全被威风凛凛的美国队长吸引走了。起因是他在鼓捣霍华德的工具箱时发现了一张被用来垫底的宣传海报,泛黄的纸张沾染上铁锈的气息,莫名令人心醉。从此,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托尼产生了“美国队长的一切都是好闻的”错觉,连带着一发不可收拾地崇拜起了这个金发碧眼大胸的全民偶像。


 


撩拨心弦的气味,对于一个嗅觉动物来说,无疑是致命的吸引。


 


四十年后的托尼·斯塔克自己也成了一位像美国队长那样的超级英雄,打击反派,拯救世界。在某些方面他甚至比星条旗大兵更厉害,比如无与伦比的天才大脑,比如无人能及的操蛋程度。尽管他总跟罗迪嚷嚷自己比那个布鲁克林穷小子强多了,但儿时的偶像在他心中仍是难以超越的,即便他不怎么乐意承认。


亲眼见到活生生的美国队长的那一刻,托尼有种像被时间魔法击中了一样的感觉,为此他有足足眩晕了两秒,仿佛头朝下挂在了太平洋上空,不过也可能是他飞得太急落地没站稳的缘故。


钢铁侠的心思热络起来了,他难以抑制地渴望知道美国队长的味道是否如想象中那般好闻。虽然他全身上下被紧身制服牢牢包裹,虽然盔甲内的空气过滤系统运转良好,托尼还是不甘心地使劲吸了吸鼻子……然后什么都没闻到。


没关系的,钢铁侠一边威胁着眼前绿油油的金角大王一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来日方长,总会有机会。现在,想想等下要怎么跟他打招呼,直接叫史蒂夫会不会太亲近了,可“老冰棍”又有点唐突,还是“甜心”最好了,以他多年的社交经验来看。


然而还没等托尼开口,就听美国队长不咸不淡地问候了他一句“Mr.Stark”,那语气生疏到就跟斯塔克家和他有多大仇似的。嘿大兵,你的盾还是我老爹给的好吗,要不要这么忘恩负义?


钢铁侠在心中腹诽着,同时用他自以为冰冷到极致的声音孤傲冷艳地回应道:


“Captain.”


去他妈的史蒂夫去他妈的老冰棍去他妈的美国甜心,统统去他妈的见鬼去吧!美国队长就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生吃小红帽的坏猎人,杀光矮人的白雪公主,估计闻起来就像捕鱼码头被鱼腥味熏染了七十年的老木桩。肯定臭死了臭死了熏死了熏死了。


……


但他好辣啊。


 这是在美国队长摘下头盔后,比对方还厉害一点点的屌爆了的钢铁侠脑子里唯一还残存的东西。


大概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托尼•鼻子比狗还灵•斯塔克从小到大被打压的视觉强势碾压了无往不胜的嗅觉。


在神盾局的天空母舰上,托尼的状态基本上是这样的:跟队长斗嘴,不着痕迹地往他那边移点,换个姿势继续斗嘴,再移近点……他太过专注于这个过程,根本没注意自己嘴边溜出了多少让人恨得牙之痒痒的混话。


可惜,在一次又一次刷新美国队长对他好感度下限后,损失惨重的钢铁侠还是没能闻出美国队长究竟是什么味的,都怪那身该死的制服。


后来,等他们把奇塔瑞人赶回老家,坐在土耳其烤肉店吃饭的时候,托尼却不想凑近那个灰头土脸却依然神采奕奕的超模……级英雄了。鬼才想知道在跟外星生物近身搏击被喷得从头到脚都是不明液体又出了一身臭汗的美国队长此刻会有多么芬芳扑鼻。反正斯塔克公子是尽量坐得能有多远有多远了,他可不想就这样破坏掉对美国队长的第一印象。他的鼻子可是很记仇的。


纽约之战告一段落后,托尼几乎是迫不及待地邀请复仇者们入住了他新装修好的大厦。众人纷纷向钢铁侠此番慷慨的举动表示感激,这变相的同居无疑是他们熟悉彼此的好机会,毕竟知道你的队友假如早餐没吃到腌黄瓜战斗力会暴涨百分之百对于作战其实是很有帮助的。


关系好得最快的——鹰眼等人表示对这个结果一点都不惊讶——是复仇者们的两位领袖。他们对对方的称呼,从一开始的斯塔克罗杰斯、队长钢铁侠,眨眼之间变成了托尼史蒂夫、史蒂夫托尼。还有数不清的逾越队友界限的亲密举动,克林特他们看在眼里,笑在心里,还不忘私下打赌他们要忍到什么时候才会扒下对方的裤子。


托尼得承认,他爱死与史蒂夫有关的各种味道了。他爱史蒂夫在厨房为他烤点心时传来的阵阵蓝莓香气,他爱史蒂夫送他的素描本里铅笔的墨香,他爱史蒂夫衣服上千篇一律的淡淡洗衣粉清香,他更爱训练过后史蒂夫浑身热气蒸腾起的沐浴露混合着浓烈荷尔蒙的气息。史蒂夫的一切似乎都完美印证了那句年幼无知的“美国队长的一切都是好闻的”戏言。


也不知道是先喜欢上史蒂夫还是先喜欢上史蒂夫的味道,反正结果如出一辙,托尼觉得自己每天都在那双蓝眼睛的清幽碧潭里越陷越深。但他还有一点要确认。就一点。


托尼等史蒂夫的拥抱等了大概半个世纪那么久,终于有一天,在他连续工作40小时,情绪异常低迷后得偿所愿——史蒂夫,在惺忪睡眼中依旧辣透了的史蒂夫,用胳膊轻轻环住了他。


托尼知道这个拥抱其实很单纯,他甚至能嗅出那股子安慰鼓励的意味,不过是伟大的队友之情又一次升温发酵。可他就是该死的控制不住自己。


托尼把头埋进史蒂夫的肩窝,深吸了一口气。他好像什么都没闻到,却又好像同时被日光照在棉被、海风轻拂过脸颊、修剪花园的草木之香所环绕。没什么特别,也没什么稀罕,但就是让他的心跳骤然紊乱,像被人拨动了身体的某个零件。


这个拥抱持续了两秒,史蒂夫便礼貌地松开了双臂,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托尼的两只手还紧紧交叠在他的后腰,一点松开的意思都没有,好像撒娇的小孩子搂着他的专属泰迪布偶。


“托尼。”史蒂夫唤了他一声。


“……哼。”托尼嘟哝着拱了拱鼻子。


史蒂夫低低地笑了,他没有犹豫,而是再一次倾身向前,环住了怀中之人。“所以你要跟我在一起吗?”他问的疑问句,但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一,二,三……


史蒂夫等了三秒钟,等来了想要的答案。


“……好。”他说。


 


为了嘉奖自己难得没有口是心非,托尼恶作剧般轻啄了一下史蒂夫的脖颈,天知道他想这么做想了多久。


然后……事情就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了,别说一发,两发三发四发也不够。


毕竟,


紧扣心弦的气味,对于一个嗅觉动物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性吸引。


全文完


后续车请大家自行脑补,当然是色满满的啦


反正我是写不出来X_X

评论

热度(199)

  1. 排骨肉肉Kaylal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