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叶蓝】所谓直男,都是深柜。

墨三秋:

*叶蓝only
*半夜抽风
*其实标题和内容没啥关系
*视角:主二笔
*ooc预警
——————————————————————
  普通的晚上,普通的游戏,普通的副本。


  笔言飞死也不明白如此普通的自己到底是怎么被这位如此不普通的大神截住的。


  我说你不是专盯蓝河的吗?!


  【当前】无敌最俊朗:嘿,这位小同志,借一步说话


  【当前】笔言飞:...大神,我在带团


  【当前】无敌最俊朗:哟,这也能认出我,可以啊


  笔言飞眼角一抽,废话,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打压,关于你的资料蓝溪阁都能整理出集了。别说是一个小号,就是七十二个都能给你找出来。当然,论贡献,那蓝河绝对是一骑绝尘。他要是第二,没人敢抢前三!


  【系统】无敌最俊朗申请加您为好友,是否同意?


  这是什么操作?!现在抢BOSS前还得先加个好友表示诚意吗?


  笔言飞下意识就要点否,但是被叶修支配的恐惧让他不得不慢了几秒——用来思考这位大神的用意。万一揣摩错了这位大神的心意,指不定有什么果子等着他呢。


  但是思来想去除了抢boss以外还能有什么用意啊喂!


  【当前】无敌最俊朗:快点啊,你还得带团呢


  ...您也知道我还得带团呢啊大神!


  箭头在否上停留了将近半分钟,最后笔言飞还是在叶修的催促下点了同意。叶修的反应也是快,他这边刚接受完,不出十秒对面就有了新消息。


  【好友】无敌最俊朗:这瞧瞧把你给磨叽的,跟你加个好友这么费劲。


  笔言飞:......


  所以呢,他该说什么呢?没关系还是对不起?


  【好友】笔言飞:叶神啊,我们团马上就人齐了,您这是要...


  【好友】无敌最俊朗:哦,理解理解,要开始了哈。


  笔言飞心累的喝了口水,您要真理解就赶紧放我走吧。


  【好友】无敌最俊朗:那你赶紧把团解散了吧


  笔言飞:“噗!!!”


  有毛病啊!叶修你还是不是人了!


  虽然很想骂他一顿,但是考虑到双方战力悬殊,就算对面是小号他也可能被吊打的后果,笔言飞同志只能憋屈的忍下来。


  【好友】笔言飞:叶神,我有任务的,完不成交不了差的


  【好友】无敌最俊朗:自己解散还是我把你们打散自己选吧


  呵呵,这个世界还有没有点天理了?


  【好友】无敌最俊朗:3


  你以为谁都像蓝河一样好欺负吗?


  【好友】无敌最俊朗:2


  我告诉你我笔言飞不畏强权你知道吗!


  【好友】无敌最俊朗:1


  【团队】笔言飞:任务更改,团队解散。


  呜呜呜这个男人真的好可怕神啊快来人把他收了吧!


  【好友】无敌最俊朗:早点解散多好,耽误功夫么你这不是


  呜呜呜是是是都是我的错呜呜呜


  默默擦干心中的眼泪,笔言飞故作镇定的深呼吸几次。


  【好友】笔言飞:叶神您到底有啥事啊


  【好友】无敌最俊朗:好说好说,我就是跟你打听打听蓝河


  【好友】笔言飞:啊?


  【好友】无敌最俊朗:工作就不用了啊,你们不是同事吗,你跟我说说他的日常生活呗


  【好友】笔言飞:啊??


  【好友】无敌最俊朗:也不用很详细,主要就是他感情方面你跟我说说,有没有女朋友啊什么的


  【好友】笔言飞:啊???


  【好友】无敌最俊朗:......


  【系统】您已被玩家【无敌最俊朗】杀害,请选择是否复活。


  笔言飞看着电脑屏幕,把自己活生生的看成了一座雕像。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叶修正在他旁边打坐,看他原地复活,才又给他递了个对话框过去。


  【好友】无敌最俊朗:哟,清醒了吗?


  【好友】笔言飞:大,大神啊,我我我不太懂您问我这些干什么啊?


  不会是在游戏里折磨蓝河已经不能满足他了,还要上升到生活里来吗?!这这这可不行,作为蓝河的好基友,好同事,他一定要保护好蓝河!


  【好友】无敌最俊朗:很难看出来吗?我要追他啊


  ......卧槽。


  笔言飞,卒。死因,惊吓过度。


  叶修发完这句话就看对面没音了,伸手磕了下烟灰,把页面切换到另一个号上。


  【好友】君莫笑:哟小蓝啊,还没复活呐,要不要哥开号拉你一把啊?


  【好友】蓝桥春雪:滚!!!


  总要给人点缓冲时间的嘛,缓冲的时候,他当然要抓时间来逗逗他家小蓝河咯。


  也不知道愣了多久,笔言飞这边才呼出了第一口气。


  他觉得这么玩下去他得少活20年。


  【好友】笔言飞:大神您,开玩笑的吧。


  【好友】无敌最俊朗:诶不错啊,我还以为你该装掉线了。


  操他妈的他忘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现在装还!


  【好友】无敌最俊朗:晚了


  笔言飞:呵呵,日。


  【好友】无敌最俊朗:诶说正事呢,严肃点。我真要追他,怎么样,要不要帮帮我?


  【好友】笔言飞:不帮的话,会怎么样啊?


  【好友】无敌最俊朗:没怎么样,就是天天堵着你,上线就杀你,杀到你换号。


  大神啊,我就是个跑龙套的,何必呢?


  况且,这他妈怎么帮啊!


  【好友】笔言飞:叶神啊,老蓝他是,直的啊!他有过女朋友的啊!


  【好友】无敌最俊朗:哦,分了吗?


  【好友】笔言飞:分,分了啊。


  【好友】无敌最俊朗:那不就得了吗


  【好友】笔言飞:什么?


  【好友】无敌最俊朗:你没听说过吗?所谓直男,都是深柜。


  【好友】笔言飞:......


  他觉得,这个可能是个盗号的。连叶神小号都敢盗,胆子也忒他妈大了,不光盗号,还对着良家妇男调戏良家妇男,他这是要上天啊。


  【好友】无敌最俊朗:喂,听见了没,旁敲侧击帮我追他啊!平常工作你也多暗示他一下,敢告密就杀无赦知道吗?


  呜呜呜这个盗号的怎么这么凶啊,关键他还打不过啊怎么办啊呜呜呜


  思虑过度的结果就是他失眠了,第二天到公司里,活像一朵惨遭蹂躏的小黄花。吓得蓝河过来对他嘘寒问暖,生怕是熬夜熬出了什么病。


  “不是我说,老笔,你真没事啊?”


  笔言飞转头看了蓝河一眼,觉得自己头又疼了几个度。


  蓝河看他不理,有点急:“你要病了你别扛着啊,实在不行请个假啊。”


  笔言飞这边听的都快哭了,你说你这么好干什么啊,现在大神要掰弯你,还他妈让我助攻,你说你让我怎么办!怎么办!


  蓝河劝半天看他还是一点反应没有,实在是纳闷这是怎么了。刚起身打算亲自带他去看病,谁知道一把被笔言飞抓住了手腕。


  笔言飞看着蓝河,一脸纠结:“老蓝,我没病,我就是有事,想跟你...随便说说。”


  蓝河看他这便秘样也不好说什么,只能默默坐回去,用眼神暗示他快说。


  “那个,你,怎么看待,gay啊?”


  蓝河一愣:“你,你问这个干嘛?”


  笔言飞看他脸色不对,以为他介意,赶紧要转移话题:“诶诶!不想聊就算了!反正我也...”


  “我不介意的。”


  笔言飞一惊,抬头看蓝河。蓝河有些不自在的咳了一声:“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问这个,但是,我不介意。”


  听了这话笔言飞嘴一抿,差点哭出来。


  不介意,不介意是几个意思啊?那我能不能帮着叶神掰弯你啊?我总不能问你你到底直成什么样吧?


  蓝河看笔言飞沉默许久,以为就要结束这场谈话的时候,他又出声了。


  “那你,怎么看叶神?”


  “啊...啊?叶神?!”


  “对,就那个天天抢你boss的叶神。”


  笔言飞紧紧的盯着蓝河,只见蓝河的耳根已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笔言飞刷的一惊。


  坏了,老蓝准是想起来叶神天天欺负他,生气了!不行不行,这可不能帮叶神,这么大怨气怎么消啊!


  “其实也,还好吧。现在他倒是不怎么抢咱们boss了,有时候还会帮忙抢回来,真是搞不懂他...”


  虽然蓝河声音越来越小,但是笔言飞听到还好吧的时候就已经听不下去了。


  原来觉得叶修是个混蛋的只有他一个了吗...


  蓝河说着说着就又休息到笔言飞的神态不对了,皱着眉想了想他今天的状态和问的两个问题...


  “老笔,你莫不是...”


  “我没事!我很好!非常好!哈哈哈!”


  笔言飞完全沉浸在自己三观尽毁的世界里,根本没注意到蓝河看他的视线越来越不对,脸色甚至有些发白。


  接下来的一周里,笔言飞用了三天时间恢复了自己心态,剩下四天做了详细的计划书,关于如何帮助叶修拿下蓝河的。


  既然你不介意还觉得他不错,那就别怪哥哥下手无情了!


  翻来覆去的看了几遍计划书,笔言飞突然觉得自己还有做策划的潜质。刚想兴冲冲的敲开叶修小号告诉他自己的计划,忽然想起一个问题。


  他也是个直的啊,用一个直男的思想去掰弯一个直男,怎么看怎么不靠谱啊!那这计划...


  啧!


  笔言飞狠狠一咬牙,先试试再说,有点成效再报告,万一不行改还来得及!


  第二天上班,他就开始没事在蓝河身边转,时不时的夸赞一下叶修的好处,再时不时的发表一下单身狗的忧伤。久而久之,他觉得蓝河沉思的时间越来越长,忍不住在内心欢呼一声,有戏!


  他殊不知在他欢呼的时候,蓝河看他的目光越来越诡异,眉头锁的越来越紧。


  又到周末,笔言飞看着自己的精编版计划,美滋滋的打开了对话框,准备告诉叶修这事有谱,你就听我的准没问题!


  【好友】笔言飞:叶神!


  【好友】无敌最俊朗:诶


  笔言飞看叶修回话了,就开始低着头噼里啪啦的打字,好不容易打完正要发送的时候,他发现叶修还说话了。


  【好友】无敌最俊朗:多谢你啊,虽然不知道你干什么了,但是小蓝昨天就坐飞机连夜赶过来投怀送抱了。你放心,以后你家boss我一个都不抢了!


  笔言飞:...啊?


  他,他干什么了吗?不是,蓝河昨天坐飞机走了?不对,投,投怀送抱去了?!


  呃,虽然有点出乎意料之外,但是,殊途同归,殊途同归。


  【好友】笔言飞:啊哈哈是吗,我都不知道


  【好友】无敌最俊朗:哦,还有。虽然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是我只喜欢小蓝一个,喜欢很久了,所以,很抱歉。


  笔言飞:...啊?


  什么?


  大神你,啥意思啊?


  不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


  今天的笔言飞,仍旧看着电脑屏幕,活生生的把自己看成了一座雕塑。


【叶蓝小剧场】


(事情发生在小蓝急匆匆的表过白然后两人xxoo的第一夜之后)


蓝河:阿修...


叶修:【温柔的抚摸蓝河后背】嗯,不累吗,还不睡?


蓝河:我,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二笔。


叶修:【疑惑】什么?


蓝河:【咬唇】就是笔言飞,我觉得,他好像喜欢你。而且要不是因为他,我...


叶修:【笑】怎么可能


蓝河:可是,所谓直男都是深柜啊


叶修:...咳,乖,睡吧,不会的...(吧)


蓝河:那好吧...


叶修:【亲】反正我只爱你


蓝河:【脸红】我也是


————————————————————————
本作又名《可是笔言飞又做错了什么呢?》


刚要睡着就有了这个脑洞简直把自己笑醒


心疼二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3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