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盾铁】闻香识人(甜,一发完)

怕麻烦有错吗:

身份梗


铁人+总裁Tony


队长+素人模特Steve


 


 


 


 


 


 


 


Tony最近都快要烦透了,首先是在作战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的美国队长,没错,那个爱唠叨爱管闲事,喜欢对自己指手画脚的老人家,把盾扣在了一堆爆炸物上,帮自己挡了一击,然后总部告诉自己,那个老冰棍要休息几周才能再出任务。当然,出于对队友的关心,道义上Tony应该去看看那个古板的老头子,但是无奈神盾的规矩是互相身份保密,完成任务后连人都见不着,更别说探望什么的了,这反倒让Tony松了口气,他豪气地提供了顶尖的治疗设备之后便匆匆离开了神盾局。


当然,Tony不是个冷血的人,毕竟人家救了自己,不可能一点想法都没有。但他有他自己的理由。首先,Cap总是训自己,每次会议,每次战后总结,甚至每次任务中,他都会隔着耳麦大喊“铁人,NO!”虽然复仇者队伍里没有变异的好像就只有自己一个,恩,这个Tony必须得承认,但是有一颗牛逼闪闪的心脏的也就只有自己一个啊,看看这核动力,看看这闪亮的金红色盔甲,幸亏自己的真实身份还没有暴露,不然追在自己后面跑的女孩子大概会比现在再翻个十倍吧。但就是有人天天唠叨说自己太冲动了,完成任务太激进了,拜托,谁有这么高的战斗力不激进啊,能用盔甲铲平的还指望人慢慢抠着玩吗?而且铁人有自己的作战思路,那不叫激进,那叫速战速决。不过这一次,好吧,确实是自己没想到还有个那么大威力的炸弹,有点玩脱了。看着被炸飞的美国队长,Tony感觉自己的核动力心脏都快要不能负荷眼前的景象了。虽然战后总结上自己仍然嘴硬说就算没有队长挡着自己的盔甲也能扛住,不过,这真的只是嘴硬而已,Tony已经在心里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和内疚。


至于另外一个理由,Tony自己都羞于启齿,该怎么说呢,其实吧,自己也并不是那么讨厌Cap的,呃,该怎么说呢,共事了这么久,Tony对队长的感情很复杂,或者,有那么一点点,喜欢?不不不,Tony也不想承认这一点,他甚至称之为斯德哥尔摩症候群,被一个人虐待久了,说不定就会产生这种依附情感什么的。算了,坦白一点吧,Tony喜欢Cap,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就觉得身边有这么个领头的就会觉得很安心。要问从什么地方能看出来这种喜欢,拜托,像Tony这么不坦白的人,他喜欢谁当然就会给谁制造最多的麻烦。你看看他和别人组队的时候有那么肆无忌惮不听命令吗?呃,当然有一部分原因是他不听命令的时候黑寡妇会过来毫不留情地揍他,而队长在的时候会拦着黑寡妇。不过更多的是Tony自己心里别扭啊,因为喜欢Cap,又想掩盖,所以就总是和他斗嘴,最不听话,到头来就变成了现在两个人一见面就吵架的局面,Tony也不想这样。结果这次又是因为自己不听话,搞得队长受伤,虽然卤蛋头说队长伤不致命,几周就能恢复,但是自己那个悬着的心啊。所以在心里道歉那个大块头能听见吗?


 


至于让Tony心烦的另一件事情,就是Pepper为自己公司的新香水广告找的素人模特Steve,居然因为爬山遇上事故,所以眼睛暂时失明了。天啊,这是什么伦理世道?广告再过几天就要开拍了,自己只不过是去打了个外星人,回来怎么模特就瞎了呢?Tony现在正烦躁地等着把模特的合约当着他本人的面揉烂了丢进垃圾桶里去,来表达自己对对方不负责任和不专业的行为的极度愤怒,他甚至对着镜子演练了好久该怎么去怼那个素人模特,让他就算是在失明的状况下也能充分理解自己的怒气值已经爆表了。“该死的,我一定会亲手断送他的整个模特生涯!”Tony愤愤地将头发向后梳理整齐,气势汹汹地坐在老板椅上,露出他自认为最恶狠狠的表情。至于新的香水广告该怎么办?Tony现在一团乱麻完全不想去考虑,估计一会发完脾气之后说不定会有思路吧。


随着秘书讨人厌的红底鞋和大理石地板相碰发出的哒哒声——“那就是噪音!”Tony腹诽着——Steve被工作人员领着进入了办公室。Tony阴沉着脸慢慢抬头看了一眼一只手搭在工作人员肩膀上的小模特,心中的乌云顿时散了一半,我的天他也太好看了吧,Pepper也太有眼光了吧!Tony一边在心里感叹着,一边又要维持着怒气冲天的样子,好困难。。。看看他金色的头发,宽阔的肩膀,丰满的胸肌,修长的双腿,啊啊啊,他真的天生就是做模特的料子啊,所以除了Pepper之外的所有人都是瞎子吗?这种模特应该走在一线品牌的T台上,天天被闪光灯追捧,而不是走在路上被Pepper捡到,然后用素人的价格签下来。不过尽管这样,Tony还是决定要先训一训他,毕竟要有身为总裁的尊严!


“真的很抱歉,由于我自身的原因给您和您的公司造成了损失,如果有什么是我可以弥补的,我会尽力弥补。真的非常抱歉!”Tony正在重新酝酿愤怒情绪的当儿,我们的超级男模居然先开口了,他甚至没太找准Tony的方向,就微微鞠躬表达了真诚的歉意,这使得准备把他狠狠教训一番的Tony半张着嘴半天没有说出话来,最后只能勉勉强强憋出一句:“我在这里。。。”


“抱歉,我还不太习惯。。。”Steve循着Tony声音的方向又重新表达了一番歉意,并表示不仅合约上的酬劳自己分文不取,如果需要赔偿自己也可以接受,但是由于自己手头并不宽裕,可能需要分期。


“你先坐下吧。”Tony已经完全没有了一开始的气势,反倒在Steve说话的时候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人,这种老实人幸亏是被Pepper发现的,如果一开始入行时被别的公司发掘,估计早就被带偏了,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幸好幸好。话说他真的瞎了吗?那还真是可惜,他的眼睛蓝的非常好看,就像一汪海水一般让人深陷。他好像一直在盯着我看啊,我是不是应该收敛一点,等等,他看不见啊,那他应该不会发现我在盯着他看吧。Tony纠结着该怎么谈合约的事情,在Steve一连串的道歉和愿意赔偿的话语之后,我们的总裁感觉如果这个时候再把合约甩在垃圾桶里表达愤怒,自己就有点像勒索贫民的地痞恶霸了。


Steve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拘谨地坐在了沙发上,紧张地等待着Tony对他的提议的回答。他当然知道身为一个Stark,肯定是不屑于自己提出的那些赔偿的,但是无奈自己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伤,外伤好起来倒是飞快,特别是在铁人提供的一系列高端仪器和药品的辅助下,但是脑内的淤血还要几周才能散尽,被Natasha说服接下来的香水广告是肯定告吹了,还耽误别人的时间找新的人选,不知道这个Stark先生是不是个好说话的人,不过就算是对方非常生气地训斥自己,Steve也可以接受,毕竟总不能告诉对方自己是因为拯救地球而瞎的吧。


“看起来你并没有什么非常严重的外伤啊?”Tony从办公桌后面绕到Steve面前,手欠地在他眼前晃了晃,“真的一点也看不见?”


“外伤好得差不多了,眼睛估计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Steve平静地回答,其实他能感觉到Tony的手在眼前瞎晃产生的气流,那些气流带着一些金属和机油的气味,还有点点古龙水的辛辣和柑橘香。


“那你就先试着继续拍吧,现在我们一时也找不到更好的模特了,而且你只是看不见,对广告拍摄应该也没有什么影响。”Tony注视着眼前的模特,说真的,找到比这个还好看的模特根本就不可能,不过自己这么说是不是有点太没气势了,于是连忙加上一句:“如果效果不好还是要换人的!而且不可能按照原来的合约来给钱了!”


“我可以不要钱拍的!给贵公司造成这么大的麻烦真的很抱歉!”Steve扬起头,满脸感激。


Tony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直到送走了对方才意识到,他这是免费给香水做模特啊?该说他善良老实不贪财呢?还是该说他蠢呢?Tony陷入了沉思。


 


本来香水广告拍摄的场地Tony是不用去的,他只用拿到最后拍摄出来的成品,提提修改意见就好,不过拍摄的第一天Tony就找了个自己都不信的借口跑去了。Tony的到来让所有工作人员都小小紧张了一把,毕竟总裁驾临,在所有人都拘谨了三分的现场,只有Steve自然地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沿着拍摄用的背景板边缘踱步,熟悉拍摄场地的大小和自己的活动区域。Tony愣了一会,才意识到Steve根本看不见自己来了没有,便恶作剧地让周围的人都不要去提醒他,然后悄悄地走到他的身侧,准备忽然叫他一声吓吓他,真是个幼稚鬼。


“Stark先生,是您吗?”Tony还没出声,就被Steve截胡了,一定是工作人员告诉他了!Tony忿忿地瞪了一旁的工作人员一眼,发现工作人员一脸无辜,便有点泄气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您的气味,先生。”Steve循声露出了微笑,虽然眼睛盯着的地方有一点微微的偏差。


“哦,好吧,鼻子灵敏的先生,你可以去发展第二职业了!”Tony就像想要恶作剧却被抓住的孩子一样,有点小小的生气和不甘,于是转身坐在了导演身边的椅子上,也不再上前搭话了。


拍摄的过程顺利得异乎寻常,熟悉了场地的Steve能在指定的范围内作出导演要求的所有动作,而且从拍摄成果来看,根本看不出他是个盲人。“比我想象的要好嘛!”Tony低声赞叹了一句,换来的是导演的大倒苦水:“Stark先生您是不知道,他这几天天天往这边跑,熟悉拍摄内容,包括摄影机放在哪里,眼睛要盯着哪个方向看,可愁死我了,我拍别的他就在那里安静地等着,我一有空就被他拉着问来问去,同样的动作他做了几十遍,包括眼睛会不会虚焦都考虑进去了,这几天您是不知道,我快被他搞崩溃了!又不好拒绝他,毕竟有的广告我拍几个小时他就在一边安静地等着,你说我能怎么办,现在我被他搞得无比内疚,天天想的都是拍不好这个广告会不会对不起他的那股子认真劲!说真的,请Pepper女士以后不要找素人了!素人太认真了!找职业模特吧,随便对付一下就过去的那种,他这么认真是折我的寿啊!”


“你是说他这几天每天都在这边?”


“是啊,来的时候布景都还不完善,那边还拍着别的广告呢,也真是难为他,眼睛又不好,住的又远,而且听说也不宽裕,每天搭地铁过来的。”导演一边说一边摇头。


“然后你们就任由他这么胡来?万一走在路上被车撞了怎么办?Stark工业什么时候这么缺钱了?包个车都包不起吗?”Tony越听越火大,有碍于正在拍摄才压低了嗓门,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生气,一定是之前美国队长受伤的事情闹得,没错,都怪那个老冰棍,害得自己的情绪一直都不好!


“可是前几天都不是他的工作时段啊,而且他不是无偿拍摄的吗?”导演委委屈屈地回答道。


Tony没话可说,只有在心里轮回滚动着:我当初就不该答应他无偿拍摄,他一定觉得我就是那种狠心的死有钱人,连个车都不给残疾人派的死有钱人。。。


 


“那个,你住在哪里?我可以送你回去!”拍摄结束了之后,等着Steve恭恭敬敬地给所有在场的工作人员道完谢,Tony便上前拦住了他。


“谢谢您,Stark先生!不过不用麻烦了,我可以回去的,我已经比较习惯导盲杖了。”Steve微笑地朝着Tony道谢。


“叫我Tony,另外,这不是商量,我可不希望我们公司因为虐待残疾人而被检举!”Tony一把抓住Steve的胳膊,硬是拖着这个比自己壮硕了一大圈的大块头,塞进了自己的车里。当然一路上Tony很细心地调整了步速,还避开了地上的杂物,免得绊倒Steve。


在驶往Steve所居住的公寓的路上,应他的要求,Tony将车窗打开了一点点,汽油味混杂着街边的食物香气和来往的人们身上的香氛飘入了车里,Steve睁着无法准确聚焦的眼睛,微笑着轻轻念叨,又仿佛是对Tony说:“是七街拐角的星巴克?这里应该是街心公园了。我喜欢老布朗的烤制小面包香气,还有他隔壁的熏肉。米莱的帽子店总有薰衣草的气味,凯斯又在给他家的猫吹毛了吧?”Tony惊异他居然全都说对了,仅凭那些飘入车窗的混乱的气味。


“真的很难相信你是才看不见的,”在Steve的公寓楼下,Tony的发动机仍然在转动,他含混地说着这样的话。


“为什么呢?”Steve显然听见了,他的听力也好得异于常人。


“因为你对于气味的敏感就好像你看不见东西很久了一样。”Tony看着准备踏出车门的Steve,他的眼睛在夕阳的照射下带有了一点点橘色的光芒。


“可能因为我适应性比较好,说实在的,看不见了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不只有色彩,还有气味,声音,还有空气流动的触觉,那些我曾经忽视了很久的东西,现在感觉到的,仿佛更多了。”Steve微笑地关上车门,朝着有点偏离的方向挥了挥手,然后走进了那栋老旧的公寓楼。


 


“你就为了接送广告模特所以把早会推迟了一个小时?”Pepper的怒吼几乎能震碎Tony办公室的所有玻璃。


“你想想看,他都瞎了,已经够可怜了,还要起早贪黑摸索着搭地铁穿过半个纽约,还是一天来回两趟,万一出事了呢?我这是为了公司的声誉着想!”Tony双手撑着脸底气不足地辩解着。


“公司没有司机吗?要你亲自接送吗?”Pepper一针见血地指出了Tony东拼西凑的理由中的漏洞。


“他不是免费模特嘛,用公司的司机要收钱的。”Tony已经是在诡辩了。


“Tony Stark!”


“这也是让他看到我们公司的诚心,比他好看的模特估计也没谁了,我们要留住他,他不是说过几周眼睛就会恢复吗?搞不好我们可以长期签下这个模特。”Tony已经不敢和快要喷出火来的Pepper对视了。


其实Tony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和Steve呆在一起的时候会有一种安心感,这种安心感很像某个人给他的感觉,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像美国队长?该怎么说呢,从上次的意外之后Tony已经快要两周没有见到队长了,虽然卤蛋头一直说队长恢复得不错,但是上周末的任务队长并没有现身,当Tony兴冲冲地套上铁人的盔甲赶往任务地点却没有看到那身红白蓝制服的时候,其实他是非常沮丧又非常担心的。见不到队长的时候Tony的焦躁情绪根本得不到舒缓,所以怒气值一直居高不下,以致于每次的晨会看到那帮高管都有一种“我为什么斥巨资请了这么一群傻逼来对我指手画脚”的感觉。唯有在接送Steve的路上,听着他用平静的语调絮絮叨叨如何通过那些气味来辨别街景的时候,自己的内心才能得到少有的安宁。他喜欢听Steve说那些他不认识的花的名字,他喜欢在Steve的指引下分辨蛋糕店那微微有些甜腻的气味,喜欢偷偷看着Steve蓝色的,虚焦的眼睛和眨动着的长长的金色睫毛,还喜欢他身上仿佛桃子和阳光一般的温暖香甜气味。那一切都让他安心,就像他喜欢美国队长从对讲机里传来的有些失真的“铁人,NO!”


Tony在Pepper走了之后皱着眉头漫无目的的拨弄着桌子上可笑的平衡摆件,心里却盘算着下午什么时候开车去广告片场。


 


最后一天的拍摄结束后,Steve仍然很客气地和所有人道谢,他仿佛有着和美国队长一样的魔法,能让所有人都喜欢他,以致于工作人员在和他道别的时候都有些伤感。Tony远远地看着他,心里想着无论如何都得让他把手上的合同给签了,然后作为Stark工业的模特。他这么蠢,万一被别的公司看上,一定会吃亏的!


另Tony感到惊奇和不快的是,Steve居然拒绝了自己的合同,Tony自信不会有公司给出比自己更高的价码,但Steve只是温和地表示自己还有其他的工作,可能不能两边兼顾。Tony有些沮丧,回去的路上故意以堵车为借口把开车的路线绕了很远,在陌生的路上,Steve闻着陌生的气味,脸上仍然带着那种澄澈的微笑,他无法叫出街边那些店铺的名字,却能说出那些店铺里卖的东西,还有沿路的花木的种类,他的身上仍然散发着能让人心安的桃子和阳光的气味,但Tony却有些心神不定了。想着或许再也见不到Steve,不知为何,Tony有些失落和悲伤,就像穿着盔甲跑去执行任务却没有看到那身红白蓝的制服一样,Tony沉默不语,第一次没有对Steve的絮絮叨叨作出任何回应。但他仍然不由自主地去注意那些飘入车窗的气味,跟着Steve的指引,体会那些或是清甜,或是油腻,或是芬芳的气味,在Steve的引领下,开始认识视觉之外的世界。


最终,在太阳的光辉还剩下最后一缕的时候,Tony不情不愿地把车停在了Steve老旧的公寓楼下,Steve并没有立即下车,而是侧过头来问Tony:“你会记住什么人的气味吗?”


Tony愣了一下,摇摇头,然后又像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一样,猛然点头,立即又意识到Steve看不见。


“我曾经记住过一个人的气味,在我还能看见的时候,不仅是他的气味,还有他的声音,当然,可能不是他真实的声音,还有有关于他的一切,我都能记得,说起来很奇怪呢,那个时候明明能够看见,关于他的感觉却是全方位的,尤其是他的气味,那种混杂了奇怪的机械的铁锈腥味一般的气味,总是张扬着让人忍不住去瞩目,又优秀得让人无法直视。真希望我和他的关系能像我和你一样呢,Tony。”不等Tony说话,Steve忽然自顾自地说起来,然后他的脸上闪现了带着一抹红晕的微笑,他大概很喜欢那个人吧,Tony看着他,Steve在Tony的眼中渐渐和关于美国队长的影像重合,下次,我也想知道关于Cap的一切,他说话的声音,他走过我眼前的时候空气流动的触感,还有,他的气味。所以,下次见到的时候还是先道个歉吧,Tony这么想着,最后一次目送着Steve没入老旧的公寓楼深沉的暗影里。


 


当然,Tony等了几周才又等来了和Cap一起完成任务的机会,在此之前,虽然Cap会通过通讯器材指挥作战,但一直都没有亲临战场,这让Tony无比沮丧。于是当Cap终于归队的这一次任务中,铁人的表现简直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完全按照他的指令执行,只是时不时提出自己的设想,让Cap斟酌。整个作战过程中铁人乖得让所有的复仇者们都怀疑是不是有敌人混入了队伍冒充他。在之后的战后总结上,Cap破天荒地表扬了一下铁人,并表示如果以后也能像今天这样就好了。Tony虽然都快要在盔甲里笑疯了,但是仍然用不带任何感情的金属音表示:“以后的行动还要看情况。”


会议结束之后,Tony故意操纵着盔甲贴近Cap,在他和黑寡妇讨论的当口悄声走到他背后,通过盔甲吸入了一点他周围的空气,仔细地嗅了嗅,那种气味,不知道为什么,异常熟悉,混合着桃子和阳光的气味,让人心安。等等,这不是Steve的气味吗?Tony向后退了两步,差点没把自己绊倒。


“我说铁人,你鬼鬼祟祟地干嘛呢?难道你今天这么听话就是为了能在作战会议上偷袭Cap吗?”鹰眼戏谑的声音传来,随即被已经讨论完问题的黑寡妇一记猛踹,连拖带拽地弄出了会议室,只留下呆愣的铁人和表面上并没有什么变化的Cap。


“那个,我说,当然,我不是什么变态,你的气味,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你该不会就是那个人吧?”铁人的金属音削减了Tony声音里的不确定和羞怯,只留下一成不变的语调。


“像谁?”Cap向前走了一步,这使得还没关闭的盔甲通风系统吸入了更多来自于他周围的空气,Tony感觉盔甲里已经充满了那种香甜又让人心安的气味了。


“那个,如果我说错了,就当我没说,我是说,Steve?”铁人不确定地伸出了一个手指指向Cap胸前的白色星星。


“我还在想你会用多久发现这个事实呢,Tony。”摘下头盔的Cap有着金色耀眼的短发和蓝得如一汪海水一般的眼睛。


“哦,天,那个。。。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关于我是Tony?”Tony在盔甲里面轻微地颤抖着,他想着Steve最后那天对他的告白,他喜欢的人身上混杂了奇怪的机械的铁锈腥味一般的气味,天啊,如果我没猜错的话。。。


“那天在你的办公室,你把手伸到我面前挥动,那混杂着金属和机油的独特味道,就像你的这身盔甲一般,让人心安。”Steve又向前走了一步,捉住了铁人的手臂。


“为什么不告诉我?天啊!”Tony有些不知所措。


“因为我不太确定你对我的感觉,不过鉴于你能认出我的气味来,至少说明你足够关注我吧。”Steve凑近铁人,用额头抵上他金色的面甲:“我喜欢一个人,喜欢到仅仅靠着气味就能辨别出他来,我想知道这个人现在是坚持躲在里面,然后让我不得不亲吻面甲呢,还是会回应我。Tony,我可以吻你吗?”


当然,Tony用最快的速度打开了面甲,桃子和阳光混杂的气味扑面而来。他以后可以通过更多的东西来认出他的Cap,或者说他的Steve,比如那饱满的嘴唇相接触的触感,还有他的手指摩挲自己脸颊的时候发出的轻浅的声音,还有爱着自己的那颗扑通扑通跳着的心。


 


 


 


 


彩蛋一:


“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我脸上有什么吗?”绵长的接吻之后,Tony发现Steve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


“呃,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的脸啊。”Steve微笑着用手指描摹Tony的轮廓。


“好看吗?”


“是我见过最好看的!”


 


彩蛋二:


“Tony,香水广告不准用是几个意思?换模特又是几个意思?”Pepper的怒吼再次充满了整个办公室。


Tony自知理亏地躲在办公桌后面:“我男朋友太帅了,我才不想让那么多人看着他对着镜头笑呢!”



评论

热度(185)

  1. 排骨肉肉怕麻烦有错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