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盾铁】尘埃落定(甜,一发完,ABO)

孤光残影:

(不管不管,不管复联3剧情是啥德行,就是要盾铁甜甜的!多CP出没……结尾有蛇精病彩蛋》3《,你们都知道我什么尿性……)


 


大战过后,硝烟未烬。


比起第一次联手击退外星兵团,这一次对抗灭霸的战争显然是对所有超级英雄的集体试炼。汗水泥土混杂着鲜血,将他们的面庞裹得看不出原本的肤色,几乎所有人都精疲力竭。但至少,他们还没忘记对自己来说最重要的人。


躺在地上的索尔还死死拽着洛基的胳膊,生怕错个眼珠他弟弟又不见了。黑寡妇正拎着条裤子,在废墟里找寻浩克的踪迹。其他人也相互搀扶着从废墟中站起,携手迎接尘烟散去后的温暖日光。


掀开一块压在钢铁盔甲上的水泥楼板,史蒂夫向裹在铁罐子里的人伸出了手。


“胡子挺有型哈?”并没有理会伸到面前的手,托尼扯着嘴角爬起来,不小心牵痛了脸上的伤口,“嘶——”


悬在半空中被冷落的手向上举起,在碰到托尼脸上的伤口前又触电般地收回。


“托尼,我们——唔——”


被一个掌心炮轰出十几米远,史蒂夫咬牙忍痛爬起来的同时,回手制止了跟随他而来的同伴们的警戒举动:“没关系!这是我们之间的私事。”


“我更倾向于说是私人恩怨。”托尼说着,又冲冬兵举起了胳膊,掌心炮凝起聚能的蜂鸣声,“新胳膊不错,振金的?”


冬兵微微眯起眼睛,片刻后扔下手里的枪,用一副英勇就义的坦然态度面对着托尼的掌心炮。


“托尼——”史蒂夫本能地想要阻拦,却被托尼用严厉的语气打断。


“闭嘴!老冰棍!”另一只手的掌心炮再次对准了捂着腹部的史蒂夫,托尼的目光在两根老冰棍之间游走了一番,突然放下了手,“尽管我不愿承认,但这世界需要你们。”


他发动推进器,在碧空之中拖出一条长长的白色痕迹。


 


一切又归于平静,超级英雄们陆续回到各自的生活中去,在忙碌中等待下一次集结的口号响起。


“蜘蛛仔,我这个大厦是有电梯的。”对着从窗户里爬进来的男孩翻了个白眼,托尼举起空了的咖啡壶冲他摇了摇,“你来的正好,去帮我接一壶咖啡。”


“史塔克先生,我是来让星期五帮我做高等数学作业的,你答应过我。”尽管嘴上在抱怨,但彼得还是将咖啡壶灌满后放到了托尼的手边。


往嘴里丢了颗蓝莓干,托尼边嚼边问:“你上课时都在睡觉么?”


“老师讲的太快。”彼得耸了下肩,将书包甩到工作台上,从里面掏出本厚厚的高等数学教科书,摊好后对着空气打了声招呼,“嗨,星期五,拜托你了。”


“愿意为你效劳,帕克先生。”星期五柔和的女声响起,“请问您需要我从哪一章开始讲起?”


“就……从开头好了……”


彼得皱起脸,将手伸向了放在旁边的咖啡杯——他得来点刺激的,不然一定会被讲睡着。


托尼伸脚踹了下彼得坐着的椅子,让他的手刚好错过咖啡杯:“那是我的。”


“真的?这杯子我上次来就看它空在这。”彼得不服气地看向托尼。


“这大厦里所有一切都是我的,你有意见?”托尼又往嘴里扔了口零食,“想喝咖啡,楼下活动室里有一次性杯子,或者你自己下次带一个过来。”


“哇哦!我下次还能来?”


“我会记得让星期五把所有窗户都关好。”


“呃……”彼得抓抓头,略带拘谨的开口,“事实上,我想拜托你带我去州北的复仇者基地看看,听说那里超赞的。”


“自己去,我没空带小孩郊游。”


“可我进不去啊,我没有权限。”


“你可以联系——”托尼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住,他沉默了一会,从抽屉里拿出个老式手机丢给男孩,“打这个电话,他会带你参观。”


摆弄着手里的物件,彼得掀开翻盖调出通讯录,看到里面只有一个电话号码,就问:“打过去我应该如何称呼对方?”


“随你,我一般叫他老冰棍。”


“……”


彼得心想,我要真这么叫了他能让我进基地才有鬼哦!


 


临近圣诞,基地里一片过节的气氛,史蒂夫走进公共休息室,看着被幻视和旺达布置得充满浓郁节日气息的空间,无奈地笑了笑。他以前不喜欢过节,没有亲人和朋友,冷冷清清的。自从搬到了基地之后,他开始喜欢上了节日的气氛,好友们欢聚一堂,温馨惬意。


他突然想起,托尼说过也讨厌过节,因为那让他真正的感觉到,自己是个孤家寡人。今年托尼大概又会像以往那样,参加完公司的酒会后,自己一个人跑到拉斯维加斯去彻夜狂欢。


他回家了,可托尼的家又在哪呢?


他从兜里掏出手机,拨通了寄给托尼的那个老式电话。


“托——”


“嘿!队长!?真是太荣幸了,你会给我打电话,哦!稍等——”彼得那边传来一阵说话声,听起来像是在和谁解释为什么上课要接电话之类的事情,“抱歉,我被老师赶出来了,不过这很值,美国队长给我打电话,嘿,这够我和内德炫耀好几个星——”


“你是谁?”史蒂夫把电话拿到眼前看了一眼,确认自己没打错电话。


“我?彼得·帕克!蜘蛛仔!就是上次偷你盾牌那个!从皇后区来的!哦对,前些日子,打灭霸我也在,不过你好像没看到我对么?没关系,我看到你了,你一拳就干翻了那个外星怪物,哇哦,老兄,我得说,那太酷了,我简直——”


“等等,孩子,这手机……”史蒂夫一句都没听进去,“这手机怎么在你那?”


“史塔克先生给我的。”彼得顿了一下,史蒂夫能听到他咽口水的声音,“是这样的,我准备趁假期去参观下复仇者基地,他没空,就让我打这个电话联系你,说你会带我参观……唔……你会么?”


“我……没问题,不过你最好提前打电话过来确认,我不一定在基地,但是没关系,我可以安排其他人带你参观。”


“哇哦,太赞了!老冰……啊不是,队长,我是你的死忠粉丝,你一定要给我张签名照片啊!”


史蒂夫抬手掐了掐鼻梁,刚刚那孩子是不是想叫他“老冰棍”来着?


“好的,孩子,你现在回去上课,好么?”


“立刻!马上!哇哦!太棒了——”


果断地按下挂断键,史蒂夫挫败地撑住训练场边缘的围栏,内心止不住地叹息。看起来他必须亲自去一趟复仇者大厦,和托尼面对面好好谈一次。


 


“晚上好,罗杰斯队长。”星期五的声音响起,同时为史蒂夫关上了电梯门,并将运行目的地定在顶楼,“BOSS不在,但他交待过,如果您来了,就让您去顶楼的卧室取走您的东西。”


“他什么时候回来。”


“抱歉,无可奉告。”


“帮我联系他,就说我在这等他。”


“请稍等。”


电梯上行的过程中星期五一直处于静音状态,等电梯门打开后,她的声音再次响起:“BOSS说,他大概十一点左右会回到大厦。”


“谢谢,我先去卧室收拾东西。”


“罗杰斯队长,BOSS还说,如果回来他时你还在,就让我指挥盔甲把你从顶楼扔下去。”


“……”史蒂夫叹了口气,“请你扔我的时候动作温柔一点。”


“我会的。”


进到卧室里打开衣柜,史蒂夫从最下面的隔层里拖出一个黑色的旅行包——这是他之前带衣服过来时用的,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了,还在这。


他将挂在衣柜里的,属于自己的衣服一件件从衣架上取下来,慢慢折好塞进包里。


三件T恤两件衬衫,一件皮夹克,两套运动服,还有两条卡其布裤和一条牛仔裤,剩下一堆内裤袜子都在一个布袋里,这就是他放在托尼卧室里全部的东西。仅仅占了衣柜里不到三分之一的空间,收拾起来也非常迅速。


还有一件东西他没收,那就是他放在托尼工作间的马克杯,但他估计应该可能早被托尼扔了。


他们没有确定过关系,只是偶尔来过夜,如果不是托尼先提出让他放几件常穿的衣服在这,他还真没认真地考虑过要侵入到托尼的生活半径里来。并不是他不想认真,而是托尼不给他认真的机会,当他试着提出想要出去约个会之类的事情时,总会收获托尼的不屑和白眼。


他不希望托尼感到任何压力,于是便将那份爱意深深地埋入心底。


 


星期五在十一点前以系统升级为由自行下线,并未在托尼从停车场进入到大厦电梯时,指挥盔甲将史蒂夫从顶楼扔下去。所以当托尼看到坐在卧室里的金发碧眼大胸美国甜心时,胡子都翘了起来。


“你人格魅力真高,连我的AI管家都叛变了。”他扯下领带扔到沙发上,倒了杯威士忌后将自己也瘫进沙发里,“深夜到访,不知队长阁下有何贵干?”


史蒂夫平静地看着他:“托尼,我们得谈谈。”


“如果是关于我父母的事,你最好把嘴闭上。”托尼深吸一口气,“我一个字都不想听。”


“不,是关于我们,我和你。”


“我们之间更没什么可谈的,如果是公事,你去楼下的前台预约,每周四早晨八点到十点是我的会客时间。”


“私事,托尼,你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


目光落在史蒂夫脚边的黑色旅行包上,托尼喝酒的同时挑起了眉毛:“你已经做了决定不是么?”


“我没有做任何决定,我想听你的答案。”


“我的答案就是,你给老子滚蛋。”


“我要听真心话。”


“你到底有什么毛病?罗杰斯!”托尼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紧紧握住杯子,指尖泛白,“我让你滚蛋!你听不懂英语是不是!?要我用意大利语还是法语或者西班牙语再说一遍?”


史蒂夫依旧平静地看着他:“真心话,托尼。”


“操!我他妈——”托尼吼了起来,“星期五!”


“她系统升级中,下线了。”


“真心话!?”托尼狠狠将手里的杯子掷到地上,琥珀色的威士忌散落到软绵绵的地毯上,洇出一片水渍,“你给我听好,老冰棍,我他妈恨你,恨不得把你轰成渣!还有你那个老伙计,我应该把你们俩一起丢到珠穆朗玛峰上去,再让你们一起冻上七十年!”


史蒂夫没有任何反驳的意图,他只是静静地听托尼发泄,他知道,托尼需要这个。


“可我不能那么干,我他妈的得顾全大局,不能因为我和你们之间的私人恩怨,让整个团队四分五裂!”


“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心怀众生,可你的内心深处,哪怕有一点!一点考虑过我的感受没有!?”


“你一无所有的时候还有巴恩斯,可我被全世界抛弃的时候,你在哪!?”


“你是个混蛋,罗杰斯,彻头彻尾的混蛋——”


说到最后,托尼抱着胳膊蹲下身,止不住地颤抖。


史蒂夫走到他旁边,也蹲下身体,伸手抱住了托尼的肩膀。他知道托尼早已原谅了他,只是需要一个说服自己的理由。


“你需要一个拥抱,托尼。”收紧手臂,史蒂夫将对方的倔强拥入怀中。


“滚开,老子不稀罕。”


“我会把衣服都挂回衣柜。”


“你那几件衣服拉低了我整个衣柜的时尚水准。”


“关于这一点,我很抱歉。”


“你该抱歉的事不止这一件。”


“如果你想听,我可以一直说抱歉,说上一整天。”


“我没你那么闲。”


“那么……”史蒂夫鼓起勇气,将深埋在心底的感情袒露出来,“我爱你呢?”


“……”托尼抬起头,茶色的眸子里闪烁着不可思议的神情,“你被灭霸打出脑震荡了?”


史蒂夫摸了摸鼻子,略显尴尬地看着他:“并……没有,这句话我很早之前就想说了,但我不确定……不确定你会不会接受。”


“那你现在哪来的自信?”


“人们不总说,爱之深恨之切么?”


“这他妈是我听过的最扯淡的理由。”


“但对我来说足够了,托尼,我爱你,我是认真的。”


“我可不是十六岁的小姑娘,被你眨巴着狗狗眼说句‘我爱你’就收服了。”


“唔……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证明,什么证——”被突然抱起,托尼徒劳地挣扎着。


吻住日思夜想的嘴唇,史蒂夫不准备再给他说话的机会。


 


END


 


蛇精病彩蛋来一发——


 


“对了,有件事我想问你一下。”拨开托尼额上汗湿的头发,史蒂夫撑着脸侧躺在昏昏欲睡的人旁边,“那个手机……你给人了?”


托尼累得眼都睁不开,缩在史蒂夫怀里嘟囔着:“唔,彼得说要去基地参观,我哪有功夫带他去,让他直接找你。”


“可那是我给你的东西,你就这么随随便便给人了?”


“又不是定情信物,一个破一次性手机,二十美金一个,给人又怎么了?”


“我在那里面藏了戒指。”


“什么?”托尼猛地睁开眼睛,“靠!你怎么不早说,我明天就——”


“我开玩笑的。”将托尼搂进怀里,史蒂夫把脸埋进他的颈间笑的直抖,“你这算是答应我的求婚了?”


狠狠胡撸了一把史蒂夫的头发,托尼在被子里踢了他一脚:“狗屎,连个戒指都没有就想求婚?”


“其实我一直把戒指藏在盾牌的回吸扣里,想着也许有一天你帮我升级的时候会发现。”


“我不会再信你说的一个字。”


“真的,你明天可以去拆开看看。”


托尼哼了一声,闭上眼睛。就在史蒂夫以为他已经扛不住要睡了的时候,又突然睁开眼伸手从桌上拿过手机,看了眼时间后拨出了个电话。


“西海岸现在是九点对吧?”在等电话接通时托尼嘀咕了一句。


“恩,比这边慢三个小时。”史蒂夫点点头,“你有公务要处理?”


将食指贴在嘴唇上比了个“嘘”的手势,托尼接通电话后说:“小辣椒,我开视频模式你接一下……没关系,她睡了也没事,我就想看一眼。”


就在史蒂夫对托尼的行为感到不解时,托尼手机的透明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熟睡的金发小美人。他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又转头看向托尼,瞠目结舌。


“好了,小辣椒,我挂了,明天再打给你,晚安。”托尼说着掐断了视频通话,用手机敲了敲史蒂夫的鼻子,“睡觉,大兵。”


“这是……她是……”史蒂夫有点找不到自己的舌头。


“我女儿。”


“那……她和我有关系么?”


“星期五。”


“晚上好,BOSS。”


“把罗杰斯队长扔出去。”


“好的,BOSS。”


盔甲破门而入。


被光着扔到天台上,史蒂夫坐在零下十几度的冷风中,一个劲的傻笑。


 


真·END


 


不管不管不管,就是要看他们甜甜的0-0

红心回帖,要一起一直爱盾铁啊!


评论

热度(4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