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卢刘】所以到底是谁把谁拐跑了?

皮皮方我们走。:

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人无时无刻“好心”的提醒着刘小别: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每当这时卢瀚文就装作一副特别委屈的样子,两眼水汪汪眨巴眨巴,像是一只小白兔被吃干抹净的样子,看得外人直叹“连小孩都不放过刘小别你还是不是男人。”


对此刘小别揉了揉被那只戏精折腾了一晚的腰。


痛心,十分痛心。


其实要说卢瀚文这孩子吧,刚见面时确实挺招人喜欢的,活泼,可爱,青春期少年的样子该有的全都有了,嘴甜脾气好就是有点吵,整天拉着他pk来pk去的,完美继承了蓝雨剑圣的风范。


但鬼知道,十七岁那年他是怎么拉着自己pk到床上去的。


而且还是酒后乱性,可以说是相当刺激了。


所以隔天刘小别扶着腰起床时看到身边全裸的卢瀚文,说不震惊是假的,亏他当时还有点内疚,被那熊孩子一脸“不知所措”的表情吓到了,心猛地一紧,自己果然还是对未成年出手了。


他当时没觉得腰疼得有些奇怪没什么不对,以为是自己纵欲过度导致的,对着卢瀚文那脖子上的红点点羞愧得无地自容,顺便还特别好心的帮他揉了揉,具体揉哪个地方就不说了,反正刘小别记得当时那未成年的表情很复杂,被爆菊了还乐呵呵的,着实诡异。


对,刘小别就没想过自己是在下面的那个,毕竟两人岁数相差那么大,就会先入为主的把自己看作是上面的那个,没有其他可能。


刘小别,一个年芳二几的“直”男,从没听过年下这种词汇,更没发觉那个在他眼里一直长不大的小鬼近年来吃了增大一般,那身高“蹭蹭蹭”的往上长,已经与他无异。


他想不起来喝醉那天是谁给他送回了酒店,想不起来到底谁先煽风点火,就记得睁开眼一看就是卢瀚文那白花花的臀。


“那个,前辈我……”未等卢瀚文表个态,刘小别就毅然决然地抱住了全裸的他,自顾自地给这个未成年许下了负责承诺:“对不起,我会负责的。”


卢瀚文在他看不到地方,笑得跟朵花儿一样花枝招展,两人分开后,他又恢复了那副可怜巴巴两眼泪汪汪的样子。


刘小别看了又一阵罪过。


完了,这下心脏和话唠得让自己浸猪笼逼着背一遍《未成年人保护法》了,他还有什么颜面去见可钦可敬可佩可怕的队长?


刘小别揉了半天的腰,在喻文州似笑非笑的表情和黄少天的叽叽喳喳中惊悚的渡过。完事好不容易从小孩长辈那里脱身,回了微草开门一看就是王杰希那一脸看逆子的表情。


刘小别:“队……队长好。”


王杰希:“听说你把蓝雨未来拐了?”


刘小别:“我……”


王杰希:“人家瀚文才几岁?你这都下得去手?”


刘小别:“我不是,我没有。”


王杰希:“别狡辩,喻文州都和我说了。”


刘小别:“我这不是喝醉了嘛,哪知道……”


王杰希:“小别。”


刘小别:“嗯,嗯?”


王杰希:“还有几个月瀚文就成年了。”


刘小别:“还有两个月来着。”


王杰希:“改天请他来微草坐坐。”


王杰希:“争取把他拐回微草。”


刘小别:




刘小别突然就很搞不懂这个世界,感觉每走一步都是个预料不到的坑,随时随地都会闷头裁了去。


抱着这种复杂的心情,他扶着腰以龟速坐上了训练室的椅子,打算暂时忘记一切沉浸在荣耀的世界中。


可他屁股一碰到椅子,那个不可描述的地方就一阵钻心的疼,仿佛被一道雷劈成一半的疼,由菊花带着腰一连的疼下去,还带点酸。


刘小别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单纯。


此时此刻,刚登上飞机的卢瀚文朝着微草的方向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下一次见面,可就不会再弄错了哦,前辈。




所以说,到底是谁把谁给拐跑了啊?


刘小别裹着卢瀚文给他披上的毯子,头枕着卢瀚文的长臂,吃着卢瀚文递过来的薯片,看着卢瀚文给他点的《非*勿扰》,突然有些茫然。


请问一个未成年人侵犯成年男性判几年?在线等,挺急的。


“喜欢吗?”身边那个青年侧过头问到,笑得特别好看。


记忆中的小熊孩子卢瀚文没有再缠着他说pkpk,也没有小个子活蹦乱跳的调皮,不知不觉已经是十七岁的人了,卢瀚文眉宇间也不再青涩,更多的是英气。


“挺好的。”刘小别咬了一口小男朋友递过来的薯片说。


反正后天小鬼就成年,不亏。









结果是最后知道真相的王眼泪掉下来。

评论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