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叶蓝】天子呼来不上床

墨三秋:

复健作品,搞个短篇玩。


年代官职称谓通通瞎写!


其实和标题并没有什么联系ORZ


么么哒^3^
————————————————————————
  “陛下,老臣有本要奏。”


  龙椅上的人有些不耐烦皱了皱眉,哼了一声:“讲。”


  哎,这帮老东西无非是又看谁谁谁不顺眼了而已,叨叨叨的没法下朝,你们没事,他还有事呢。


  “吏部尚书许博远,连续四次称病不上早朝,前不久又在宫宴上提前离场。为人跋扈,目无王法,不成体统。长久以往必将带起不正之风,陛下应尽早处理。”


  话音刚落,其他大臣也急忙附和。


  “陛下,许尚书的确太不讲礼数了。”


  “事关朝堂风气,陛下该管。”


  “臣附议。”


  “臣附议。”


  叶修:......


  咳,这样啊。那就...好办了。


  叶修曲起手指敲了敲桌子:“朕明白了,来人。”


  “奴才在。”


  “告诉太医院安太医,无事就去许爱卿府上给调养调养身体,再给许爱卿送过去些补品,懂了吗?”


  小奴才一愣,赶紧低头应到:“是。”


  叶修点点头:“嗯,退下吧。那众位爱卿还有别的事吗?无事就退朝吧。”


  众位等着听怎么处罚许博远的大臣们面面相觑,愣在原地。


  许博远醒来的时候日头已经升的很足了,他只起身开门往外看了一眼,就忍不住反手把门关上,把脸埋在手心里。


  今天的早朝,又完蛋了。


  “哟,起来了呀。”叶修从侧室慢慢悠悠的溜达进来:“许爱卿睡得还好?”


  许博远连头也不抬道:“谢陛下关关心,睡,得,很,好。”


  就算是埋在手心里说的也能听出许尚书的咬牙切齿。


  叶修笑着揽过许博远,把人带到榻上:“别生气啊,我错了还不成吗?”


  以他俩的关系,没人时根本没必要讲究那些烦人的称呼。


  许博远放下手,瞪着眼睛看他:“那好,你错哪了?”


  叶修眨眨眼,掰着手指自顾自的说了起来:“我想想啊,昨天晚上我不该试了那特殊的熏香,不该压着你要了一次又一次,不该换那么多姿势,不该天快亮才让你睡,不该...哎不过小许啊,昨天你是不是都哭了嗯?那个香还真是不错啊...”


  认错积极,态度诚恳,就是不改,话题还有跑偏的趋势。


  叶修每说一句,许博远脸就黑一层。听到后来实在听不下去了,翻身骑在叶修身上揪着他领子就把他按在了床上。

  叶修愉快的吹了声口哨。


  “闭嘴吧你!每次你都这样,我都四次没上早朝了!四次!那帮大臣得把我说成什么样啊啊啊!!!”


  呜,他这么多年维持的优良形象啊,这半年全让叶修给毁了!


  许博远一脸悲愤:“早知道我当初死也不上你床!”


  “哈哈,晚了。”叶修笑的一脸贼兮兮。


  相比于荣耀王朝中其他几个国家,兴欣的年龄最小,而许博远是在叶修还没当上皇帝的时候认识他的。后来叶修组建军队创建王国,稳定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许博远从隔壁的蓝雨给“娶”了回来。


  当然说娶什么的许博远是死活不同意的,叶修只好给他在朝里搞了个官,等到时机成熟骗上床后就迅速拐进了宫里。


  想起被骗上床这件事许博远就生气,一开始说好的节制都是假的,脱裤子就不认理。几次险些耽误许博远上早朝后他就开始在早朝的前天把自己关在府里,无论如何也不见叶修。结果,结果叶修这厮!


  “啧啧啧,小许啊,叫你你不来,非要我让包子带人去绑你。你说这浪费的兵力和时间,你怎么补偿我啊?”


  呸!!!一国之君还要不要脸了啊!!!


  叶修看着许博远又是恼怒又是害臊,眼神飘忽忽的乱瞟,心里一热,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


  “远啊,你这不是诚心勾引我白日宣淫吗,啧啧啧,祸水啊祸水。”


  某祸水表示我真想撕烂你这张嘴。


  “叶修你别闹。我这么一直不去上朝,朝堂上都对我有意见了吧。”


  “唔,不碍事。”


  “那你...手手手!!!”


  “呵呵,没事没有人。放心我能给你拖着,拖不住就辞官呗。”


  “你就...混蛋...你知道我作为男儿身不可能...大白天的你够了!”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放松。”


  “唔!!!”


  一阵翻云覆雨后,许博远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叶修支着身子玩他的头发,结果手背被“啪”的拍了一下。


  “小许,如果我把你从朝堂上带到宫中,你可会不愿意?”


  许博远转过脸惊讶的看他,叶修却接着自顾自玩他的头发。


  他怕在他的脸上看到抗拒。


  作为一个男子,大概都是愿意在朝堂上为国解忧的吧,他却把他从他的故土上拉过来,还要把他藏到深宫之中,像个女子般度过后半生。


  换谁谁都不愿意吧。


  半晌,叶修感觉自己的手被捏了捏。


  “只要你不为难,只要能陪在你身边,我怎样都愿意。”


  叶修惊讶的看他,满心欢喜。


  许博远挑眉:“怎么,你不是这么想的啊?”


  “我怎么舍得你受委屈。”


  不多日的朝堂上,吏部尚书仍旧缺席,又是快要退朝的时候,又有一位大臣站了出来。


  “陛下,微臣有事要奏。”


  叶修换了个坐姿:“嗯,宣。”


  “臣要告发,吏部尚书许博远原是蓝雨人士,曾在战争时混入过我军军队又悄然离开,疑似奸细。后入朝堂又多次不上朝,且据许府管家言许尚书多日未回府,怕是与蓝雨有秘密联系,会对我朝不利。”


  此言一出,四座具惊。


  “刘大人,这话可万万不可乱讲。”


  “这,这可有真凭实据?”


  刘大人镇定道:“自然是有的。”


  这时朝堂上突然有人笑了两声:“莫不是因为他是蓝雨人士便断言他有罪吧。”魏琛大将军扫了他一眼,“那老夫还曾是蓝雨的将军呢,若是老夫几次称病不来,也会有这无端罪名吗?”


  “这,大将军与陛下血战沙场立下汗马功劳,怎可与那吏部尚书相提并论?”


  “够了。”龙椅上的人忽然出声道:“你,把证据给朕拿过来。”


  “是。”


   ……


  “传令,将许博远押入大牢,未经朕允许,不得探视。”


  半月后,证据确凿,吏部尚书因与邻国勾结,削去官位,赐鸩酒。尸首运回蓝雨。


  又十日,蓝雨为巩固两国关系,送来蓝河公主和亲。兴欣国主大喜,封蓝河公主为后,与蓝雨签订盟约,百年内不会发动战争。


  一年后,兴欣被治理的井井有条,百姓和睦。国主退位让贤,带着皇后隐姓埋名,游历山水,好不自在。


  “诶诶,蓝啊,走这么快干什么。”


  “哎呀快点啊马上就到蓝雨了,黄少说在这里等着接咱们的!”


  “啧啧啧,伤心了啊,为夫我对你这么好你还想着别人。”


  “哈,当初谁把我关牢里的?”


  “冤枉啊,我哪天晚上没把你接回宫里啊!诶,别跑啊,蓝,小许你慢点!”


  自此天涯海角,有你便好。


【END】


啦啦啦写完啦


甜的自己都受不了


晚安么么哒!

评论

热度(199)

  1. 排骨肉肉墨三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