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叶蓝】钓到的小龙

茶言茶盐salt:

将军叶修去钓鱼结果钓上来……??!


下凡轮回一次的老叶×在天上等不及人回来于是跑下来找人的小龙蓝


不可考证式,放飞自我式


bug和ooc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啦


 


01


国师常说叶修浮躁,要学着心静,于是皇帝便把后花园的一个空鱼池指给叶修,每日就放一条鱼——还是吃撑的那种,再准备一副鱼竿,下旨叶修每天必须待够一个时辰才许回府。


叶修心思当然从不在钓鱼上,他脑袋里只想着去演武场好好打两场,可是不能抗旨,叶修便也只能老老实实坐在池子边,看那条大鱼绕着吊钩游来游去,看都不看一眼鱼饵。


——对了,按国师的吩咐,那池子水清澈见底,叶修觉得不仅他能一眼看明了了那池子里有啥,估计那条鱼也早就认识了他。都说水至清则无鱼——虽然用在这里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儿——叶修觉得,怕不是这国师和自己上辈子有仇。


 


02


“叶将军今天战况如何?”这天,国师带着两个小厮悠悠然走来,笑眯眯问。


叶修往池子里丢一小块白馒头,先看那吃撑了的鱼嫌弃地甩甩尾巴,再看馒头吸饱了水沉到水底:“就这么一条鱼,还能有什么战况?”


国师哈哈一笑,转身往园子外面走:“那是说明叶将军心还不够静,多坐会儿就能钓上鱼来了。”


“哎呦,这什么上钩了?”


国师惊愕,回身快步走到叶修跟前,只看到将军举着手臂,将串上新饵的钓竿再往水里一甩,投喂那条大胖鱼,一边小木桶里却空空如也。


“叶将军?”


“哟,国师还没走啊?”叶修伸手从池子边一丛杂草里拽出一根叼在嘴里冲国师一扬头:“没钓上来,我再坐会儿。”


 


03


叶修其实是钓到了——一只乍一看有点像泥鳅的东西,只不过提到眼前才觉得这小东西似乎不是泥鳅,倒和大殿上坐着的那位衣服上绣的花纹有几分相似,只不过通体蓝蓝的。


小家伙是咬着钓竿被叶修拽上来的,一到叶修面前就放开了咬钩,嗖一下从他敞开的领口钻了进去。


叶修:……


当天叶修破天荒地让副将帮忙拎了钓竿和小木桶,自己则是捂着肚子走出去的。


于是好长一段时间宫中传言国师和将军斗嘴结果把将军气到肚子疼。只不过这些叶修并不在意,也没工夫去在意了。


叶修回府后更衣,解开腰带却感觉怀里被捂得暖烘烘的小家伙直直往下掉,叶修眼疾手快一把捞住,捧到眼前才发现这小家伙估计是因为路上时间太长,竟是直接睡着了。


“喂喂,醒醒。”叶修觉得自己怕不是真和国师斗嘴斗出了毛病,竟然会觉得这条看起来像是小龙的家伙能听懂自己说的话是理所应当。


那小龙竟还真醒了,四只小爪子搭在叶修手上撑起长身子,摇摇脑袋吐出一个小泡泡。


叶修看那泡泡越飘越高,伸手轻轻一戳,泡泡“噗”得一声破裂,洒下一小片雨。


唔……这小龙有点意思。叶修心想,把刚睡醒还迷迷糊糊的小家伙抱到书案上,拿支干净的毛笔轻轻拨了两下。


小龙生气,飘起身子把毛笔一下压在肚子下面,冲叶修吐个泡泡。叶修却是直接拿毛笔上的软毛蹭起小龙的肚子,惹得小龙在桌子上打几个滚,缩成一个圈,脑袋埋在尾巴尖儿下面。


“小家伙,你是什么啊?”


小龙歪脑袋想了想,再吐出个泡泡,泡泡在叶修耳边爆开,叶修听到一串清亮的少年音:“我叫蓝河,是条龙。”


 


04


还真是条小龙!叶修心里一咯噔,第一反应就是赶快把这小家伙送回那池子里。


他在家里养条龙要是被人发现了,怕不是要直接被参一本“谋朝篡位”了!


蓝河像是能听到叶修的想法一般,甩甩尾巴开口:“没关系,除了你没人能看见我。”


“……你能说话啊?”叶修张张嘴,闭上,再张张嘴,没忍住吐槽。


蓝河生气,拿爪爪拍拍书案,留下一个龙爪印:“这是重点吗?”


叶修起身继续换刚刚没换完的衣服,问:“那你刚刚为什么还要特意吐个泡泡和我说话啊?”


从书案飘到衣挂边的蓝河听了这话,气得一甩头又飘了回去,连吐好几个泡泡。


这臭家伙不记得了不记得了不记得了!臭家伙!哼!——明明知道这人现在不可能记得之前的事情,蓝河还是控制不住感觉有点生气。


不理他了!蓝河想。这一个月都不要理!不行一个月太长了……那就一旬!等等好像还是长了点……好吧!一天!今天一天都不要理他了!


 


 


05


从这天起叶修身边多了条小龙,虽然最开始那天这小家伙看起来有点不高兴,趴在他肩上一见他扭头看自己就吐舌头。


不过蓝河似乎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当天晚上叶修穿着里衣睡觉的时候,趴在枕头上对着叶修爱答不理一晚上的蓝河还是一下从敞着的领口钻了进去,窝在心口处睡觉吐泡泡。第二天一早起来又变成了一条没什么烦恼的小龙。


叶修早起上朝的时候,蓝河还没睡醒,于是叶修便把小家伙放到枕头上,翻箱倒柜找了条帕子给盖在身上,临出门突然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似乎自己以前也给谁这样盖过被子。


算了……上朝要来不及了。叶修耸耸肩,关上房门。


下朝的时候,叶修刚往外走两步就看到肩膀那里升起一个小泡泡。


“你怎么来了?”叶修避开人群,歪头低着声音说。


蓝河打个哈欠,直起身子凑到叶修耳边:“他们看不见我,你不用担心。而且其实我一早就过来了,只不过听那位哔哔叨的国师奏报的时候一直趴在你的头冠上。”


“你那个头冠硌得慌,都没法睡觉了。”


合着你趴我头上我还得道歉了?!叶修扭头,刚准备说话就听见国师的声音:“叶将军今日是脖子扭了吗?看起来不太自然。”


“……没有。”叶修忍笑,因为他看见蓝河飘到国师脑袋边,悄悄使个法术把散下来的头发编了个辫子。


“那将军可别忘了今日的功课啊。”说完国师拖着一条麻花辫悠悠然离去。


叶修突然,很期待今天的钓鱼。


还有国师的日常“关心”。


 


06


等到叶修在花园看完好戏回家,小龙还是被好好教育了一顿,什么既然要做我的龙就得守我的规矩啊,不能一声不吭往外跑啊,不能随随便便出现在面前啊,要去哪里都得提前说一声啊。叶修一条一条列了一大张,末了又举到蓝河面前让人家好好看他这鬼画符。


蓝河吐吐舌头,想起先前这人也是这也不许那也不许,锢得他只能在宫里走来走去,难得下来一次居然还要被这么管教。蓝河四只爪爪一伸趴在桌上,闭着眼好似不看就没有这么多规矩一样。


叶修觉得好笑,两只手指捏住蓝河的尾巴尖儿把龙拎起来举到眼前晃晃。


“喂喂喂我是龙啊快放我下来啊喂!”蓝河翻个身,直接绕上了叶修的手指,把自己牢牢“绑”在叶修手指上,防止这人再弄什么幺蛾子。


叶修看着手上缠着的一条小龙,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笑起来,半晌慢悠悠吐出三个字:“绕指柔……”


“好了好了好了你不要说了我要去看那张纸了!”蓝河扭着身子从叶修手上跳下来,扑腾到纸边,脑袋去够尾巴尖尖儿。


羞死人了羞死人了……蓝河觉得这会儿他要是吐泡泡,一定是个沸水泡泡了。


 


07


叶修开始习惯怀里揣着条小龙到处走了,其实他本可以让蓝河趴在他肩上或者脑袋上,但是叶修从试过一次把小家伙揣在怀里之后似乎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每天要出门就揣着,就连钓鱼的时候都能带上,坐一个时辰能有一半以上时间是在和蓝河玩。


这么一段时间之后蓝河受不住了,任谁在快睡着的时候被叫醒都不是件令人愉悦的事,尤其是这人还这么干了五次!五次!


要午睡不要钓鱼!蓝河生气了,想起皇帝说叶修想走就要么坐一小时要么钓上鱼,便索性从叶修怀里冒出一个头,冲里面的鱼呲呲牙让人家过来咬钩。那鱼被吓得不行,乖乖游到钩子边上咬饵。


这才像点样子。蓝河满意,又拱回叶修怀里,等叶修把鱼交上去带他回家,躺在软和的床上睡午觉。


 


08


叶修回到天上是几十年后人间凡体寿终正寝,哭得蓝河一抽一抽,打一个哭嗝吐一个泡泡,还让京城下了快一个月的雨。


回到天上,叶修急吼吼往自己的大殿跑,远远瞧着蓝河站在门前,两人见面没想着抱在一块儿,都想着怎么先出声别让对方生自己的气。


“你怎么不听我话跑下去?”


“你干嘛老捏我尾巴尖儿?”


“你总是不听我话,在下面也一样!”


“你总是吵醒我!每次还都是快睡着的时候!”


“你一直吐泡泡,现在身边没有我都快不习惯了!”


“你一直打趣我!是不是就是喜欢看我害羞、不对、逃掉的样子啊!”


“……”


“……”


沉默半天,蓝河轻轻吐了个泡泡吹到叶修面前,叶修轻轻戳破,听到里面传来的话:“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不好意思说话用了泡泡,你下去之后再见你我也用了泡泡,所以这次回来还是要用泡泡。”


叶修抬头,看到对面又飘过来一个小泡泡,后面躲着蓝河。


“欢迎回来。”


叶修哈哈大笑,把扑过来的人抱了个满怀。


 


——————


叶修:专业钓龙,自己咬钩!


要打雷了打雷了打雷了


最近渡劫的道友也太多了吧!


 


 

评论

热度(179)

  1. 排骨肉肉茶言茶盐salt 转载了此文字
  2. ぎょう茶言茶盐sal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