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叶蓝】小桌宠

茶言茶盐salt:

桌宠小松鼠蓝河
ooc有,请注意QAQ
 


1
“嘿老叶!发你一个桌宠玩玩,这个还真挺有意思的!”


叶修QQ提示音响起,一句话拖着一个文件出现在屏幕上。叶修懒洋洋地把烟摁灭在烟灰缸里,嘟囔着“别带着病毒啊”伸手点了下载安装。


软件没有花里胡哨的花体字和颜色晃眼的配图,只简简单单用默认字体写了“桌宠”两个字,打开是一排选项,有动物的名字和形象。


叶修滑动鼠标滚轮过了一遍,选了一只松鼠。加载的进度条一闪而过,叶修的屏幕上部出现了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还在不停地甩来甩去。过一会儿,大尾巴收了回去,露出一个小脑袋,小松鼠扒着屏幕几下蹦到底部,歪歪头,眨巴几下黑葡萄一样的眼睛。


“你好,我叫蓝河,请问需要为我取一个新名字吗?”
[是]    [否]


叶修操控鼠标光标在松鼠脑袋上画了几圈,把盯着光标的小松鼠摇得晕头转向,头顶冒出几颗小星星,才慢悠悠点了[否]。


“那我以后就叫蓝河啦!”小松鼠在屏幕里跳上跳下,大尾巴跟着身子一摆一摆,叶修伸手摸了摸屏幕上尾巴的位置,心道:“嗯,手感一定不错。”
 


2
桌宠的存在难道不就是卖卖萌就好了?叶修有点纳闷,他养的这只小家伙明显不只是来卖萌的。


就好比到了饭点,蓝河抱着叶修投喂的一把松子,两只爪爪捧着刚啃两下,突然抬起脑袋一本正经问:“你吃过了吗?”随后一个网页跳出来,关键字“不按时吃饭的危害”。


再比如叶修打游戏打了几个小时不停,在角落自以为瞒着叶修屯了粮的蓝河一觉睡醒,见游戏页面还在运行,一蹦一跳从角落跑出来,尾巴“啪”地一声拍打在屏幕上:“还玩?这一局结束去休息啦!”叶修一局打完,小松鼠操纵着电脑关了游戏,打开一个网页——“长时间看电脑对眼睛有哪些损伤”。


被管得没脾气的叶修只能抓起鼠标对着蓝河的小肚子一通点击,折腾得小家伙在电脑里拖着大尾巴到处乱窜,四只爪爪不住扑腾。


到了饭点,蓝河跳出来要吃的,叶修一挑眉,输入一行字:“你不是屯粮了吗?不给。”


“可那是过冬用的!”小松鼠垂了脑袋,尾巴也不竖着了,委屈地抬眼看叶修。


叶修不为所动,执意要蓝河把屯了的粮搬出来,蓝河只得走到角落,托出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大半袋松子。


“接下来三天不给吃的都够了吧?”


“叮。”网页弹出,关键字“如何和宠物建立良好关系”。
 


3
叶修虽然总说蓝河像个病毒,可也还一直养着,每天投喂陪玩一件不落,近来除了游戏更是喜欢上了逗它,没事就用鼠标操纵着一颗松子晃来晃去。


“想要松子吗?”


本来趴在小窝里的蓝河听到这话眼睛一亮,尾巴一下竖老高蹦出来:“要的!”前几天叶修搜刮了他的小金库,好不容易攒的一大包松子都充了公,他现在急需额外的零食!


叶修笑笑,从背包拖出一颗松子在小松鼠头顶上晃。


几乎是在叶修拿出松子的一瞬间,蓝河的小眼神就黏在那颗果实上移不开了,叶修拖到左边,蓝河的小脑袋移到左边,叶修把松子放在头顶,蓝河猛地一跳——


扑了个空。


“哈哈哈……”叶修的笑声通过耳麦传到蓝河耳朵里,蓝河气的不停甩尾巴,最后往窝里一趴再不肯出来。


叶修从背包里掏出四五颗松子放在小窝边,鼠标光标戳了戳蓝河翘起来的小屁股。蓝河尾巴摆摆,抬起头看一眼,又埋下去。“哗啦啦”,叶修又倒了十几颗下来,再戳戳蓝河。


“唔……”蓝河挣扎着想要上前,最后还是一脸悲愤地把自己团成一个小球,不看那堆诱人的松子。


叶修无奈,打开游戏,小松鼠似乎真的被他折腾得有些生气,任他玩了一晚上也不出来,只在最后气鼓鼓推出来一个写着“要修仙吗?快去睡觉!”的牌子,惹得叶修关掉电脑躺到床上之后还忍不住笑。
 


4
电脑结果真的中了一次病毒,某天早晨叶修发现电脑打开之后桌面上的蓝河没有甩着尾巴出来,电脑里的文件也几乎都无法打开。叶修慌了,急急忙忙修好了电脑,病毒没有了,蓝河也不见了。


叶修重新装了一遍软件,打开后在列表却怎么也找不到松鼠的选项,叶修胸口仿佛有什么堵住了,不舒坦。直折腾了一天没有一点成效,叶修却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第二天早起不知道为什么身上多了一条毯子。


“怎么边上还给挠花了……”叶修拎着边上出了线头的毯子带带站了一会儿,拿起钥匙钱包出了门。


他想去买点松子。


回来路上,叶修拎着一大袋各种包装的松子,碰见了一只小松鼠。小松鼠竟不怕他,还在叶修蹲下来的时候扒拉了两下袋子。


叶修笑笑,索性掏出一包松子打开倒出来,小松鼠看看叶修看看松子,犹豫着抓起一颗,然后怕叶修会耍赖不给它了似的,“嗖”地蹿上了最近的一棵树。


叶修笑着摇摇头,把地上的松子拢一拢放在树下,像敲门一样敲几下树干,拎袋子回家了。


回了家的叶修连电脑都没兴趣碰,随便脱了外套就倒在床上,等到他一觉醒来,听到客厅里传来像是坚果壳的声音。


叶修走出房门,看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少年,旁边是叶修买的一袋子松子。少年正一脸满足地将松子从壳里剥出来放到茶几上的一个小碗里。


小碗里乳白色的松子仁堆得像小山一样。


见叶修出来,少年一蹦一跳地捧过小碗送到叶修面前:“我试过咯,这种最好吃!”


看着少年黑葡萄一样的眼睛,叶修先是抬手揉揉那毛茸茸的脑袋,又戳戳少年的小肚子:“蓝河?”


蓝河举着小碗躲过叶修的魔爪,眼睛里发光:“嗯!我是蓝河!”


先前堵在胸口的小石子一下子通畅了,叶修一手接过小碗,一手捏捏蓝河的脸:“回来就好。”


5
“对了,蓝河你刚说你都试过了的意思是……”


“嗯,我都打开尝了一下!”


“……这样很容易坏的你知道吗……”


“啊?那我多吃点,都吃完行不行啊?”


“你还真是个病毒……”


“什么啊!”


“嗯,不过是除不掉也不想除掉的病毒。”


“……”


“诶对了,尾巴耳朵弄出来我摸摸。”


“……不要!(///△///)”
 


——————
前几天在地铁站附近绿地看到一只松鼠,刚想拍照的时候就跑了,然后想到每次去杭州,西湖边上总能碰到几只小松鼠,真的超幸福2333
 

评论

热度(311)

  1. 排骨肉肉准拟携花就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