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叶蓝】救命我家这只猫好像不太一样!

茶言茶盐salt:

猫大爷叶修被小蓝河捡回家啦wwww


1
叶修乃是一只猫大爷,在外面乱逛的猫大爷。


作为一只年纪虽然有点大但战斗力仍在的猫,叶修在他常驻的一片地方打遍所有猫成了个“山大王”,成天在墙上蹲着舔爪子或者晒太阳。偶尔有一两只胆敢来“挑衅”的猫,叶大爷一爪子下去把猫打趴下,蹲回墙上打个呵欠继续舔爪子晒太阳。


被打习惯了的其他猫蹲坐在墙根,舔湿爪子洗了洗脸,瞥一眼那几只胆大包天的猫:“是不是傻喵!人家哪里是普通猫。看不出那是只成精了的猫吗!”


几只挂了彩的猫垂头丧气地也蹲到墙根,愤恨地刨了两下地上的野草:“说好的建国后不能成精呢喵!”


叶修舔完爪子站起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嗖”地一下跳下墙,轻轻摆一摆长尾巴。


“哥是建国前成的精,不违法喵。”


2
“老老老老大……那个人来了……”看到有人提着一袋猫粮和水走近,一群猫推来推去半天拉出一只猫爬上叶修的墙头,凑到睡觉的猫大爷耳边汇报。


整只猫围成圈,把脸埋进毛毛里只留耳朵在外面的叶修听到话耳朵尖儿抖了一抖,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挥爪子“啪”地把猫从自己的地盘上扫下去,跳到地上抖了抖毛。


蓝河喜欢猫,因为他住的小区猫不多且行踪不定,就常到这边来喂一喂这些没有家的猫。这群猫当中他最喜欢那只橘色的大猫,可惜那只猫不怎么肯让他摸,难得摸上几回还是蓝河趁猫吃东西的时候手快呼噜的。


叶修慢慢走到蓝河面前,蹲坐在地上尾巴圈住小爪,看起来十分乖巧无害。蓝河握握发痒的手,还是没忍住伸出去想揉揉猫大爷的脑袋,毫无悬念地被拍下去之后,蓝河把几个塑料小碟放在地上倒上食物和水。


看叶修埋头开始吃东西,蓝河蹲在了叶修旁边,这只猫吃东西的时候还算听话,蓝河总忍不住伸手摸一摸叶修的毛毛,叶修甩甩头,由着蓝河去。


“喵喵喵~”(“算了看在你带吃的来的份儿上,哥让你摸几把。”)


蓝河听见大猫喵喵几声,眼睛一亮:“你要不要和我回家啊?我一直想养一只猫,但是没有看到喜欢的。我喜欢你哎,跟我走吧~”


叶修嚼食物的嘴巴停了一停,而后继续吃:“喵。”


于是这天蓝河走的时候,身后跟了一只橘色的大猫。


3
折腾了好半天,蓝河终于给这只猫大爷弄出来一个小家,可这位猫爬架啊毛线球啊都用得开心,就是对那个小窝讨厌的很。蓝河给大猫洗完澡吹干放进窝里,猫大爷就迈着步子跳上了蓝河的床,硬要窝在蓝河身边睡。


蓝河无奈,把被子往上拉一拉,盖住大半只猫的身体一起睡。


到了半夜,叶修一个翻身由蜷着变为趴,脑袋抬起来盯着蓝河看,然后向前挪挪,再挪挪,伸舌头舔了一下蓝河的下巴。


“嗯……”被舌头上的倒刺弄痒,蓝河哼哼一声,一把揽过叶修猫摁在怀里,翻个身继续睡。


“呜喵!”压到尾巴了啊笨蛋!


***
蓝河这一觉睡得暖烘烘的,低头一看自己的新主子,四只爪子都扒在自己小臂上,尾巴还在胳膊上绕了一圈。


蓝河轻轻抬一抬手,猫把手臂抱得更紧,闭着眼也不管自个儿在床上被拖了一段,依旧睡得香。


唔……反正周末,不如再睡上一会儿,蓝河这么想着小心地把胳膊放好,躺了下来,继续睡。


4
叶修毕竟是外面野惯了的,初到蓝河家被限制了浑身不爽,在屋子里上蹿下跳,折腾出了一地猫毛,并打翻了两盆小花,也不管地上脏,就那么坐在碎片中间舔爪爪。


蓝河忙了一天回到家就受到如此“欢迎”,当即就有些崩溃。拿扫帚拖把好不容易收拾完,蓝河“嗷呜”一声扑向了在沙发上像个没事儿猫一样蹲坐着拿爪爪洗脸的叶修猫。


“喵嗷!”刚抹完最后一下脸的叶修抬头就看见蓝河扑向自己,尾巴一甩就跳到地上跑路。


蓝河扑了个空,一头栽进软软的沙发垫子里,爬起来生气地喊:“小坏蛋,你别跑!抓不住你我就和你姓!”


叶修这会儿已经知道了蓝河收拾屋子有多麻烦,于是小心地在柜子上跳来跳去,注意不碰倒东西。一不小心叶修被蓝河抓了下尾巴,“喵”地一声窜进了沙发下面,任蓝河怎么叫都不出来。


知道自己的猫主子这下也不高兴了,冷静下来的蓝河有些后悔,毕竟先是自己把猫带回了自己家,一时没有习惯也是正常。


蓝河趴在地上向缝里看,叶修正蹲坐着低头一下一下舔着自己的尾巴,看见蓝河望向自己的脸,转个身背对着继续舔。


“唔……开盒罐头吧……”蓝河挠挠头发,转身进厨房开一盒罐头倒进碗里再加上几条小鱼干放在沙发边上说:“小坏蛋,是我不好,你出来吧。”


过了半天,一只橘色的爪子伸出来扒住了碗沿,把碗拖进了沙发底下。


“……”蓝河发现,猫主子真的不好哄。


4
春天到了,万物复苏,饱食思淫欲咳咳咳咳………


可明显蓝河家里这只猫主子在乎的只有春天太阳好,可以晒太阳睡个好觉!


蓝河家住一楼,有个不错的玻璃房阳台,阳光照进来十分舒服,于是蓝河在阳台太阳好的地方放了几个软垫,让猫主子晒太阳。


这一举动无疑让猫大爷十分受用,蜷在垫子上一睡就是一天,连尾巴都少舔了。


没错!叶修每回想要蓝河做些什么的时候就会默默去舔尾巴!蓝河一看就想到那一回委屈了自己主子,心软得一塌糊涂。


叶修虽然只想晒太阳,其他猫却不一定。蓝河发现自家窗外猫相比以前多了些,不仅如此,晚上蓝河抱着猫睡觉都会听见外面野猫一声比一声长的叫声。


“唔……还是带着主子去做个绝育吧……”蓝河迷迷糊糊想着,睡着了。


叶修把自个儿从蓝河胳膊下面抽出来,盯着蓝河的脸看半天,伸脑袋用小舌头舔睡着的人的嘴唇。直舔得蓝河嘴唇亮晶晶的,叶修才满意地扒着蓝河胸口的衣服趴下:


“谁说我不想那些的喵~”


5
蓝河和医院约好了时间带自己的猫主子去做绝育,思前想后蓝河还是觉得要告诉主子一声,好做个心理准备。


“喵?”专心舔毛的叶修听到蓝河的话后,猫脑袋慢慢抬起来,一猫脸的不敢相信。


蓝河伸手揉乱猫头上的毛,又说了一遍:“今天带你去做绝育,我都约好了,这会儿我去收拾东西,一会儿来抱你走。”说完拿起手边的布包就准备走。


“等等。”一道好听的声音突然响起,蓝河一愣,随后被拉了一把倒退两步撞进一人怀里。


他什么也没穿!蓝河大脑当场死机,向上抬头看那人的脸,完全忘记去想为什么家里会多一个陌生人。


叶修抱着人向后走两步躺倒在床上:“你说什么?要带谁去做绝育?”说完一个翻身把人压在身下,舔一口嘴唇。


“你是……猫……?”被舔了一下的蓝河看着那人眼熟的神情,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叶修喉咙里发出表示愉悦的呼噜声,低头一口咬住蓝河的脖颈。


“呜……痛!”蓝河惊呼一声拽着叶修的头发把人拉起来吼:“说好的建国后不许成精呢!”


叶修笑得眉眼弯弯,把蓝河乱动的手扣住:“哥是建国前成的精哟。”


6
最后,医院没去成。叶修化作人形在房间里转来转去,照顾躺在床上的蓝河。


“媳妇儿吃小鱼干吗?”


“媳妇儿喝水吗?”


“媳妇儿你想玩会儿放松一下吗?”


“你能不能安静一会儿啊!”蓝河觉得自己现在不仅腰痛,头也跟着痛。


叶修轻巧地跳上床,手抱住蓝河的腰,长尾巴圈住人的大腿:“那睡吧,喵~”


——————
看到一张猫把猫罐头拖进沙发下面的动图,觉得还蛮适合老叶的(大概),于是开了个脑洞。
今天问女票,如果老叶是猫她觉得是什么品种,女票想也不想回我一句“橘猫,因为脸大。”我竟无言以对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178)

  1. 排骨肉肉准拟携花就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