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小甜饼]微微一怕,以示尊敬

叶琅琅琅琅-脑洞手:

*大佬天师叶X幽灵蓝


*小蓝:我求求你了你怕我一下行吗?


*老叶:哇塞你吓死我了,好了现在可以做饭了吗?


*七夕贺文写得完就发写不完就……这篇就是七夕贺文!


设定:普通人看不见幽灵,但天师可以,而且能触碰他。幽灵可以接触实物也可以不,看他心情。


正文:


叶修是搬进这个房子的第13任房客,前面的几位住进来没几天就嗷嗷叫着跑了出去,连押金都不要。


大家都说,这个房子里有鬼,还是超级凶的那种。


叶修就是这样从房东那里低价租到了这套房子,美滋滋。


蓝河在这房子里当了好几年的幽灵了,每天都没吃饱过。其实他真的很委屈,他也并不想吓人的,他就是想亲切友好的和人类谈谈,让他给自己烧点纸,点上香蜡啥啥啥的,也不是太大要求对吧。


可是人类真的好小气哦,宁可连房子都不要也不给他烧纸。


蓝河看着新搬进来的男人,心想,这人这么好看,一定也很大方吧,以后可以吃饱了,美滋滋。


他颠颠地在天花板上飞来飞去,还哼着小曲,没有看到那个好看又大方的男人包里厚厚一沓符纸。


叶修一进门就看见了那个小鬼,下意识地就想拿张符给他结果了,可那小鬼拿着鸡毛掸子给他扫墙角的蜘蛛网,马尾在脑后跟着他唱的节奏晃一晃地,看起来特别可爱。


算了,一个傻子和他一般见识干嘛呢。


叶修随便地整理了下衣裳,开了电脑就开始打荣耀。至于清洁……不还有个小鬼忙着吗?


那厢蓝河扫了蜘蛛网又擦干净窗户,修好了热水器,把地也顺便拖了,他累得够呛,真正住房子的人已经打了37把竞技场了。他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仪表,轻手轻脚地走过去,特有礼貌地在人家耳边吹凉气:“您好,我是这的鬼。”


叶修忙着jjc随口答道:“你好啊,我是这儿的人。”


蓝河感动得想哭,多少年了,那些人一等他说完这句话就吓得兹儿哇乱叫,哭着喊着找妈妈,一点出息都没有!再看看眼前这位,连气息都不乱,这是怎样的气魄怎样的高度!人类还是有救的!!


蓝河又道:“那个,咱们认识一下吧,我叫蓝河,是一个幽灵。”


叶修打完了这把,侧头笑着看他:“呵呵,好啊,认识一下,我叫叶修,是一个天师。”他从裤兜里掏出一张黄符,笑得贼灿烂:“见面礼,要吗?”


蓝河:“啊啊啊啊啊啊啊!!!!!”


蓝河窜到窗户边就想跑,duangduangduang地朝玻璃上撞,叶修冷笑:“我早就施了法了,在我面前你还想跑?”


蓝河哭唧唧地转过头来,双腿一软差点就要跪:“大佬,我我我……你放过我吧!!”


叶修往椅背上一靠,阴测测地笑:“嘿嘿嘿,想让我放过你,好啊,拿命来啊。”


蓝河一愣:“大佬,我才是鬼啊。”


叶修:……


“咳,你态度放端正点!不然我现在就超度了你!”


“是是是,态度端正态度端正……那个大佬,你到底想怎么样啊?”蓝河委委屈屈地抬头看浑身王霸之气的天师,内心十分害怕。他听自己的鬼友笔言飞说过这个人,叶修,大佬级天师,捉妖抓鬼,风水测命,样样精通,从来没有失过手,死在他手下的恶鬼不计其数,是令整个鬼界闻风丧胆的人物。


可是堂堂叶天师为什么会住在这么个老房子里啊!!你们天师都不按基本法的吗QAQ!!


叶修想了想,道:“要不你给我表演个扭头360度?”


蓝河:???


“好吧……”蓝河扭过去看叶修,“大佬,你满意吗?”


叶修摇摇头:“不满意,这样你给来个踺子后手翻转体180度直体前空翻转体900度再加向前大回环转体360度成单臂扭臂握前翻转体360度成反握再加分腿侧空翻一周半同时转体90度前滚翻还有前手翻直体前空翻转体540度或直体奎尔沃转体360度最后马端正撑全旋隔两环挺身转体180度成另一马端正撑。嗯,就这样吧。”


蓝河:“大佬,你杀了我吧。”


叶修痛心疾首:“现在的年轻人一个个都这么容易放弃生命吗?你都不尝试一下你就说不行?连尝试都不敢吗?万事皆有可能,你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做不到呢?”


蓝河说:“这样吧大佬,我去把李宁李小双楼云他们给你整死,然后你让他们表演给你看。”说着他就往门外走。


叶修又掏出一张符:“去啊,我相信你。”


蓝河乖乖飘回去:“不,大佬你在哪我在哪,我不离开你。”


叶修摸他的头:“那好啊,去把我衣服洗了吧。”


蓝河委屈:“大佬,我是鬼诶,您能不能稍微尊重一下我……”


叶修呵呵一笑:“好啊,我尊重你,我这那么多符你随便挑,够尊重了吧?”


蓝河忙不迭飘走:“不用了大佬,我觉得以您的身份不用太尊重我了,我去洗衣服。”


叶修看着他的样子难得的笑出了声,哎哟,这小鬼可真有意思。


[沐雨橙风]:怎么啦?你好像很开心?jjc还打吗?


[君莫笑]: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小鬼,jjc再打两把就下,不然待会黄少天上了线我又不得安生。


[沐雨橙风]:不知怎么的,就想给那个小鬼[蜡烛]


叶修点起一支烟,看着那个勤勤恳恳洗衣服的人,觉得也许真的该给他点个蜡烛烧点纸,都饿成那副模样了,腰细得跟个什么似的,也没点肉,都不好抱。


等等,我为什么要抱他??


叶修微一思索,好家伙,这蓝河难道还是个艳鬼?


他好好打量了一下那鬼,皮肤白净,眉目清秀,身材也不好,顶多屁股还算翘,腿也就一般,就长了点直了点,嘟着嘴在那洗衣服的样子一点诱惑力都没有,说他是艳鬼感觉都在侮辱人家艳鬼。


真是的,一点诱惑力都没有。叶修舔了舔嘴唇,喉咙有点发干。


一点诱惑力都没有!


蓝河洗好了衣服,又趁着没人看见把它晾在了阳台上,回头一看,业界大佬叶修叶天师正在那吸溜泡面,还是红烧牛肉味的。


蓝河心道天师行业这么不景气吗,堂堂叶修居然只吃得起红烧牛肉面,连根火腿肠都加不了,怪不得人家只能租这种老房子,哇,真的好惨啊。


蓝河从小就是个好青年,当年死也是因为去抗洪救灾把生的机会留给了一个小妹妹。他这人吧,一向就心软,即使刚刚被叶修恐吓了半天也是不记仇的,只想着不能让叶修这么糟蹋自己的身体,毕竟活着,是好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他慢悠悠地飘过去,一把抢过叶修的叉子,语气也不再那么客气:“不许吃泡面了,自己去炒两个菜有那么难吗?”


叶修当了十年天师从没见过敢这样和他说话的鬼,刚刚那个被他欺负的差点哭出来的蓝河呢被掉包了吗??


叶修懵逼脸看他:“你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吗?”


蓝河理直气壮:“知道!天师了不起啊天师也得好好吃饭!”


叶修又去摸符:“我再给你一次重新组织语言的机会!你把叉子还我冷了就不好吃了!”


蓝河抱着叉子宁死不屈:“我不我就不!你有本事你你你,你就杀了我啊!”


叶修瞪了他半天还是在小年轻坚定的态度下败下阵来,他举起双手投降:“好好好,蓝河大大我怕你了,可是家里没菜啊,我怎么炒?”


蓝河推他去卧室:“没有就去买,楼下就是菜场现在去还有新鲜的呢,快快快!”
叶修无奈地换上衣服,出门买菜。


“哎哎哎,这个都不新鲜了,不要买!”


“这个农药多不行不行!!”


“哎呀,那个那个才好。真是的,会不会挑呀……”


叶修转头看趴在自己肩上指点江山的小鬼,心非常累:“蓝河大大你说什么我拿什么,我就不瞎挑了。”


蓝河趴在他耳边哼哼唧唧:“哼,堂堂天师连挑个菜都不会,诶,那个番茄!!”


叶修把番茄装进袋里,压低声音道:“是啊,我不会挑菜可我会驱鬼啊,蓝河大大要不要试试我的业务水平?”


蓝河情不自禁抖了一下:“哈哈哈,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嘛。叶修你平时这么忙不会这些琐事也是合情合理理所当然的哈哈哈,谁以后再敢说你我就和谁急!”


叶修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到了厨房,蓝河飘在锅上吐槽叶修:“哎,这个番茄鸡蛋汤做得还不错。”


“排骨不是这么做的!!!”


“不对不对!!应该……”


叶修铲子一撂:“来来来,you can you up!!”


蓝河扬着下巴飘下来:“来就来让你看看你蓝河大大的手艺。”


叶修倚在门边看着那小鬼切菜倒油,忙忙碌碌好不热闹,心中莫名有了一丝柔软。


叶修当天师以来素来习惯独来独往,虽有好友家人,但常年奔波在外,也难得相见团聚,他自己虽会做几个家常菜,可一个人也懒得下厨房,久而久之也就习惯吃泡面了。


可如今,房子里不再是他一个人,有个小鬼帮他打扫卫生洗衣做饭,他一直以来潇洒如神仙的生活添了几丝烟火气,他也褪下了那层高不可攀的光环,变成了一个平凡的人。


怎么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叶修被突然出现的念头吓了一跳,他垂眼去看忙着装盘的小鬼的腰,又把刚刚跑出去的念头给拉了回来。


老夫老妻……也不错的样子?


叶修坐那吃饭,蓝河飘在菜上眼巴巴地瞅着他。


叶修视而不见地继续吃,蓝河就飘到他碗上,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叶修:……


“你到底要干什么啊?”


蓝河委屈:“我饿……我好久没吃饭了,你能喂饱我吗?”


叶修筷子都掉了。


他脸色复杂地看蓝河:“你说什么?”


蓝河老老实实,睁着真诚的眼睛:“你能喂饱我吗?”


叶修短暂地思考了一下,觉得可以。


叶天师果断地上手抱住蓝河,直接亲了上去。


蓝河:???


“叶、叶修。唔……你……嗯……”


叶修亲嘴够了,转而含住的鬼耳垂,暧昧地吐息:“饱了吗?嗯?”他把手伸进小鬼的衣服里,顺着腰线摸上去:“还要我……更进一步吗?”


蓝河嗖地窜上了天花板:“你你你你你!!!你干嘛亲我啊!!”


叶修也很无辜:“怎么了??”


蓝河悲愤的指着他:“这可是我的初吻!!你们天师怎么这么讨厌!!”


叶修持续无辜:“不是你叫我喂饱你的??我不是很配合你吗??”


蓝河哭唧唧:“你脑子都是这些污秽之物!!我说的是字面意义上的喂饱!!叫你给我烧点纸!!”


叶修:……


“哦。”


我叶天师居然会错了意??


“咳,我就是考验考验你,不错你通过考验了。”


蓝河冷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骗人!”


叶修掏符:“嗯?”


“……谢谢大佬的考验。”


叶修给他烧了纸,上了香,坐在电脑前打起了荣耀。


蓝河就在他后面飘来飘去。他一直鬼在这里也有几年了,虽说平时也有几位损友过来聊天,但更多的时间还是和房主在一起,可叶修之前的房主住不了几天就被吓得跑掉,即使多住些时候,也没人和他说话和他玩。而叶修却不一样,跟他逗趣打闹有说有笑的,他自死后很久没有这么畅快的与人交流了,他一日复一日枯燥无味的生活,因这个人的到来,变得五光十色起来。


叶修看他飘都觉得累,放了鼠标道:“别飘了,累不累啊。”


蓝河又飘过去凑到电脑面前:“荣耀?我生前也爱玩这个,当时才开了第三区呢,转眼第十区都有了啊……”他颇有些落寞的垂下眼帘,电脑屏幕的微光映着他苍白的脸。


叶修心里一涩,伸手把他拉到腿上坐着:“来,看看哥的技术如何。”他双手环过蓝河的腰握着鼠标键盘,凌厉地展示了一套散人快打。


“哇,叶天师好厉害啊!”蓝河双眼放光,盯着屏幕上花花绿绿的散人语气满是崇敬。


“那是,哥玩荣耀好歹也有十年了,技术还是过得去的。”叶修不自觉的有些开心,“你想不想玩一把?”


蓝河拉住他的手:“真的吗?可是我不太会玩散人诶……”


叶修也覆上他另一只手:“没事儿,哥手把手交你。”


叶修温热的气息逐渐包围过来,蓝河忽然感受到了生前被称作温暖的东西。


他轻轻道:“嗯。”


一小鬼一天师就这么相安无事地处着,每天早上蓝河就趴到叶修身上陪他买菜,偶尔趴累了就牵着叶修手在市场里逛来逛去,回家蓝河切菜做饭,叶修有时就在那笑看,有时就在房间画符测命,下午两人窝在一起打荣耀,叶修特地给他买了张账号卡,蓝河美滋滋地取了个名儿,蓝桥春雪,还是个剑客,叶修就笑他文艺。晚上叶修喜欢抱着蓝河看鬼片,说是让他学习学习人家的先进经验,别那么没出息,蓝河气得半夜钻他被窝去吓他。后来在蓝河不懈游说下两人开始去河边散步,有时是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浮光跃金,他们就在河边走走。有时又是在满天星子的夜晚,蓝河会坐在河边把双脚伸到水里,撩着水花玩玩闹闹,看过来的眼睛亮晶晶的,明月繁星也让他三分。


叶修很满意这样的生活,他的心在日日夜夜里装进了那个叫蓝河的小鬼,他想一直和他在一起。


他又很不满意现在的生活,蓝河毕竟已经……他没办法将蓝河带给他的父母亲眷,也永远感受不到蓝河的温度。


他想让蓝河复活,又明白这是逆天而行,他思虑不定,却仍是不想放弃。


叶修去找了王杰希,让他跟地府沟通沟通,看能不能给他堂堂叶天师开个后门,复活一下他心上人。


阎王爷纡尊降贵亲自翻了生死簿,然后让王杰希转达叶修。


“不好意思啊,当年勾错魂儿了,您想啥时候儿复活就一句话的事啊。”


叶修:……


你们地府我看是药丸。


叶修兴冲冲地告诉了蓝河,蓝河兴奋过后却莫名惆怅起来:“叶修啊,我以后都不当鬼了,可是可是我还没吓过你啊,职业生涯不完整……”他趴在叶修怀里,朝他眨眼:“叶修,好叶修,你就让我吓一次吧。”


叶修:“好好好,我配合你的表演,来吧。”


然后在叶修洗澡的时候,蓝河从淋浴头那飘出来,满脸鲜血:“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叶修一脸冷漠:“哇,我好怕啊,吓死我了。”


蓝河怒摔沐浴露:“你能不能装得像一点!!这样我很没成就感!!”


叶修捂着自己胸膛:“啊!救命啊!好害怕!!”


蓝河冷漠地看着叶修的少女姿态觉得十分辣眼睛:“算了算了不吓了,你见过的鬼比我见过的还多。”


叶修笑了,打了一个响指,蓝河半透明的身体渐渐凝实,淋浴头里洒下的水打湿了他的头发的衣裳。


“叶修!!!叶修!!我我我我……”蓝河激动地语无伦次,冲上去把头埋在叶修怀里,泪水跟着温热的水流一起流过叶修的胸膛。


叶修揽住他,感受着他的心跳他的呼吸他透过衣服传来的温度,缓缓闭上了眼睛。


真好啊,以后的年岁里就有蓝河这个人与他一直相伴了。


两人默默相拥了半天,叶修俯身抱起蓝河向卧室走。


蓝河乖巧的搂住他的脖子:“叶修,你要干嘛啊?”


叶修低头朝他嘿嘿一笑:“当然是喂饱你啊。”


“卧卧卧卧槽!!!你们天师都不是好人!!”


 


正文,完。


 


最近tag下事有点多,没什么心情写彩蛋,抱歉了诸位。总之,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希望大家都开开心心吃粮,快快乐乐生活。叶蓝处境不易,大家都辛苦了。



评论

热度(9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