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小甜饼]压寨夫人

叶琅琅琅琅-脑洞手:

*社会你蓝哥
*27将军叶X18山贼蓝
*撩人不成反被日的故事,ooc预警
*叶蓝超话开通了来玩啊,我已经被好几个妹子捕捉到了>3<


正文:


蓝溪阁,一个名字十分文艺的山寨。
蓝河,蓝溪阁五当家,从小被寨里人宠着长大,蓝当家武功不错,长得清秀极了,少年人性子傲了些,但只要他睁着那双清凌凌的眼睛看着你,你哪里还能生气,只想把人抱怀里好好揉揉。


而现在,蓝小当家在四位哥哥面前站得端端正正的,等他们说话。
大哥春易老先开了口:“小蓝啊,你年纪也不小了,什么时候成个家?”
蓝河懵逼地盯着他们四个:“四位哥哥还没呢……”
春易老拉住笔言飞的手:“我已经和你二哥在一起了。”
蓝小当家眼睛溜溜一转又瞥向他三哥。
入夜寒抱住曙光,说:“咳,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和你四哥在一起了。”
蓝河:……
“好吧,你们接着说。”
春易老放下笔言飞的手,道:“我们相了几家姑娘,画像你看看,看中了谁我们上门提亲。”
蓝小当家一拍桌子,正气凛然道:“大哥说得什么话!我们堂堂山贼!明媒正娶?我不要面子的啊!我们自然要强抢民女了!”
四大当家:卧槽他说的好有道理啊我居然无法反驳……
笔言飞想了想,也道:“是这么个理,那你去吧。”
蓝河闻言,拿起佩剑就往山下冲,声音远远传来:“放心吧哥哥们!我很快就抢一个美人回来!”
春易老缓过神来,一个暴栗敲在笔言飞头上:“你傻逼啊!我们是蓝雨军的隐藏部队,以山贼身份掩人耳目他不知道你还不知道啊!”
笔言飞一拍额头:“对啊!我给忘了!那现在怎么办?”
春易老心累的看着蓝河离开的方向,道:“希望他失败吧。”


蓝河从后山小路往山下跑,刚走到半山腰,就在路旁发现了一个美人。


青丝如墨,面如冠玉,宽肩窄臀,腿长腰细,正在昏迷,天赐良机!


蓝小当家高兴极了,走过去轻轻摸了摸美人的脸,越看越欢喜。
真好看,就是他了。
把人往麻袋里一套,拖着就往山上走。
咦?旁边还有把破伞,大概是美人的东西,一起带走吧。


四大当家站在寨门口,还没过一炷香就看见自家小弟右手扛着把大伞,左手拖着个麻袋回来了。
卧槽!!他真的抢回来了!怎么这么快!完了完了这下真的要变山贼了!!怎么跟喻将军和黄少交代啊!!
蓝当家得意地朝四位哥哥扬了扬下巴,声音里都是欢喜:“哥哥们,他可好看了!不过受了伤,你们让系舟来我房间给他看看!”说完,不管他哥哥们操蛋的表情,拖着人回了房间。
“大春,怎么办啊?”
“额……先让系舟过去吧,其他的,让那个小兔崽子自己解决。”


蓝当家守在美人身边,一会摸摸人手,一会掐掐人腰,还去捏人家屁股,流氓得系舟都看不下去。“小蓝啊,你跟我出去拿点伤药给他涂上吧。”蓝河依依不舍地看了眼柔弱的美人,跟着系舟出了门。


他们一走,美人就睁开了眼。


叶修早就醒了,只是他重伤在身没把握瞬间制服两个人,又怕引来其他人,一直在装睡。
想起那个小蓝,叶修就咬牙切齿。那个小兔崽子居然一路把他拖上来!还动手动脚,到处乱摸,摸得他心猿意马的,呼吸都粗了。
小兔崽子。叶修心里骂了一句,撑着站起身来。他抚摸着那把千机伞,眼中墨色翻涌。
他这次出来寻找千机伞,却遭人暗算,受伤不轻,千机伞也尚未完善,必须用稀有材料进行锻造,西北战事吃紧,只怕他不在,魏琛等人撑不撑得过三月还两说。他抿了抿唇,至多在这里待两个月,养好内伤,锻造好千机伞,连夜赶回兴欣。他现在地处广府,方锐刚好在这附近……
他还没想完,门吱呀一声打开,蓝小当家端着伤药进门。
叶修转头就看见一个身着蓝衣的小年轻,眉目清秀,唇红齿白,眼睛里都是不谙世事的清澈与纯真,头发高高束成一个马尾,干干净净,脸上带点小小的骄傲,但很多的还是善良与可爱。
像极了他以前养的那只小兔子。
他不仅莞尔,朝人拱手:“在下叶修,多谢公子救命之恩。”
蓝河放下东西,努力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超凶的挑起叶修的下巴,恶狠狠地开口:“我,山贼,蓝溪阁五当家,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压寨夫人了!”
叶修懵逼。他纵横战场十多年,什么时候被人挑过下巴?哪个人见了他不得恭恭敬敬地叫一声叶将军,他不去强抢民女已经很够意思了,如今居然被人抢了,还做压寨夫人?他叶修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委屈?!
叶修气极反笑,左手握住蓝河挑他下巴的手用力往怀里一带,顺便探了探他的内力,右手直接搂上蓝当家的腰,凑到蓝河耳边呼气,压低了声音:“蓝当家,想让我怎么压寨呢?”
“是这样?”伸手在人腰臀处流连。
“这样?”张口含住人耳垂。
“还是……这样?”膝盖顶了顶人双腿间。
蓝小当家从小被人宠着长大,哪里受过这种待遇!连脖子都红了,双手推搡着这个臭流氓,嘴里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有没有一点被劫的自觉啊!哪有哪有你这样的啊!你你你你快放开!我我我我要找哥哥啦!”
叶修直笑,松了松手劲儿,蓝小当家慌不择路跳窗而逃。
叶修笑弯了腰,这个山贼未免也太可爱了一点。
嗯,带在身边的话,一定很有趣。
叶修摸了摸下巴,笑得像只狐狸。
谁知蓝小当家有扒在门边探出头来,嗫嚅道:“那个,我先帮你把药上了吧,系舟说你皮外伤没太大问题,但内伤挺重的,我已经叫人熬药去了,待会儿给你端来。”
说着他走进来,拿着伤药站在叶修面前,垂头不语,露出一截粉嫩的脖颈。
叶修舔了舔唇,脱下了上衣。
纵然知道眼前这人不好惹,蓝小当家还是被美色迷惑了双眼,边擦药边吃人家豆腐。
啧啧啧,这胸肌!啧啧啧,这腹肌!啧啧啧,这背肌!啧啧啧,这腰,这腿,这脸!
蓝河十分满意,打定主意要他压寨。
叶修似笑非笑地看着这个小流氓,心里却在盘算着,蓝河武功不错,想来蓝溪阁也有不小的势力,不如就待在这里,养好伤,完善了千机伞。顺便……叶修又看了眼蓝当家,顺便把终身大事解决了。


蓝当家替他包扎好,又服侍自家夫人吃过药,简单喝了点稀粥,天色已经晚了下来。
蓝河起身,道:“你早点休息,我,我去那边睡。”
叶修嬉皮笑脸地摸上他的手,开口道:“蓝当家真是绝情,抢了我回来,又要始乱终弃了?”他抬眼看去,眼波盈盈,显出几分委屈来。
蓝当家被他看得心软,主动脱了鞋和外衣,安慰的顺叶修的背:“你别怕,我,我,我陪你就是。”
叶修感激地看了他一眼,柔顺地揽他在怀里,躺下睡去。
蓝河心里暖暖软软,想着叶修这么好看还这么柔顺他真是捡到一个宝。
不是吧,蓝当家,你忘了他下午怎么调戏你的啊?
叶修美人在怀,露出了一个衣冠禽兽式的笑容。
小山贼,我倒要看看谁才是夫人。


之后的日子里,蓝溪阁可爱的小山贼们体会到了被大魔王统治的恐惧。


蓝溪阁四位当家纷纷抱住蓝河的腰腿,边哭边嚎:“蓝啊!不能再给了!蓝溪阁都要被他搬空了!!他那把破伞用了好多稀有材料了!!”
蓝小当家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们,道:“哥哥们!他是我的夫人你们的弟妹大家都是自己人啊!”
四位闻言更悲愤了:“你见过自家人祸害自家人的吗!你看看我的兄弟被他欺负成什么样了!是吃也挑穿也挑,天天上山给他打稀有材料!你看看他们都瘦脱相了!”
旁边的小弟配合的点头,说哭就哭。
等等,你们是蓝溪阁山寨不是蓝溪阁戏精学院啊!
蓝河简直无语,还是松了口:“好吧好吧,我不给他拿了。”
他放下稀有材料转身就跑去找叶修。
“蓝颜祸水啊……”
“叶修这个老贼!”
“小蓝被他吃的死死的!”
“蓝溪阁药丸。”
四位当家掩面无颜再见喻将军。


蓝河一溜烟儿跑过去,正好看见叶修在试演千机伞。


叶修一身衣服红黑相间,手中千机伞千变万化划出道道弧线惊才绝艳,他面容肃穆,眼神熠熠,黑发乱舞,一派神仙风范。


蓝河站在那看他扬起漫天黄叶,身形影影绰绰,突然知道,叶修和他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迟早都要走的。


叶修看他来了,收了千机伞,走过去非常自然的揽住蓝河,笑眯眯地凑上去亲人脸颊:“我的蓝小当家这是怎么了?”
蓝河闷在他怀里,紧紧抓住他的衣襟。
叶修何等聪慧,自然明白他的心思,他捉了蓝河的唇轻轻的舔弄,道:“今天天气不错,我们下山去市集走走吧?”
蓝河点头,握住叶修的手,十指相扣的模样。
蓝当家毕竟少年心性,平时又少下山,看什么都稀奇,这瞧瞧那瞅瞅,叶修笑着看他,见他喜欢就掏钱买下来。蓝河啃着叶修给他买的糖葫芦,糖衣化在嘴里,甜到心里。
人潮涌动,他一个没留神就把叶修给弄丢了。蓝河这一个多月来和叶修朝夕相处形影不离的,周围突然少了叶修的气息他慌张不已,站在原地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不知道去哪里。
叶修偷偷进了兴欣茶馆,给方锐留了个条,让他明天去蓝溪阁接自己。他出了兴欣,就看见那个蓝衣的小剑客呆呆站在那里,手足无措。
他的心蓦然一痛,急急忙忙地穿过重重人群,将他抱在怀里。
“别怕,”叶修在他耳边轻轻说,“我在呢。”
蓝河却道:“我知道的,你要走了。”


第二天,方锐上了蓝溪阁,接叶修回西北。


蓝河没来送行,躲在房间里谁也不见。


叶修在他房门口站了很久,只留下一句叹息。


“你等我,说好了当你的压寨夫人的。”


一晃就是五个月。
叶修咬牙将千机伞舞出了花来,鲜血飞溅,黄沙漫漫。
魏琛杀得眼睛都红了,朝着叶修喊:“老叶!蓝雨援军再不到我们就必须得退了!”
方锐也吼着:“支持不住了!必须得退了!”
叶修千机伞变成矛状,一击刺透两名敌军:“不行!他们也快撑不住了!这机会不能放过!”
唐柔不说话,舞动的长矛却不再那么凌厉。
包子受了不轻的伤,只草草止了血。
怎么还不来!
真的来不及了吗?
千载难逢的机会白白浪费?


叶修展眼一望,远方烟尘滚滚,一名蓝衣白袍的小剑客穿过人群,骑马挎剑而来。


蓝河。


蓝河。


叶修又气又喜,战斗力飙升,杀出一条血路冲到蓝河面前。
他一边砍人一边凶蓝河:“你来干什么!你那三脚猫功夫来送死啊!”
蓝河也凶他:“你什么口气!你一个压寨夫人怎么和你相公说话呢!”
叶修气结:“你一个山贼也敢和叶将军这么说话!”
蓝河抽空给他做鬼脸:“你给小爷听好了,我,蓝溪阁五当家,蓝雨的正规军,奉命来支援你的!你客气一点!”
叶修一矛落空,被蓝河抢了人头,他看了眼自己的小剑客,展颜笑道:“也罢,我也想你了。”
蓝小当家耳朵一红,笑骂道:“杀你的敌吧!”


黄沙漫漫,红袍银甲的将军和蓝衣白袍的剑客,并肩而战。


残阳如血,敌军终是全军覆没。


叶修下马使劲儿抱住蓝河,也不管两人脸上全是血和沙子,直接亲了过去。


蓝河死死抱住他,不会再放开了,他对自己说。


四个月后,京城,将军府。


蓝当家穿着叶将军新给他做的衣裳,躺在叶将军的塌上,看着叶将军给他搜寻的话本,吃着叶将军给他送来的荔枝,百无聊赖。
他看了看专心处理公事的叶修,心里气不过。光着脚“噔噔噔”的跑过去,缩进那人怀里。
叶修熟练的揽住他,咬了口他脸颊,眼睛却始终没离开案上的军书。
蓝河气呼呼得去咬他喉结,叶修宠溺的笑,低头和他对视,问道:“我的蓝小当家,这是怎么了?”
蓝河搂住他脖子,道:“蓝当家想问你,什么时候去做他的压寨夫人。”
叶修吻住他嘴唇,含糊不清地说:“真巧了,叶将军也想问你,什么时候做他的将军夫人。”


                               全文,完。


*好像ooc了……原谅我
*写得好开心啊
*希望你们喜欢
*给我评论嘛我要闹了!
*我明天想写吸血鬼paro诶

评论

热度(17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