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骨肉肉

《盾铁》碟子 (醋味小甜饼一发完,RDJ爸爸照片梗)

一期一会☆TOKI☆白日宣淫:




「然后呢,Wong喝多了。」Tony叽叽喳喳地说,由于兴奋的动来动去而使得浴缸里的水不少泼溅出来,「他说我们该取个代号,酷炫的秘密特工都有个代号,而且没人比我们更酷更神秘啦──」



「你把大厦建在第五大道上Tony,我看不出来这有那里神秘了。」浴缸外,美国队长笔直的伫立在洗手台前,紧蹙眉奋力的与一件沾了污渍的上衣搏斗,「待好,你把水弄到我身上了!我怀疑你根本还没酒醒...」



「不!」Tony大声抗议,坦白说这是真的,钢铁人确实没很醉,只是微醺容易使他更爱说话,不耐烦地摆摆湿漉漉的手小胡子男人继续接下去,「所以说啊,Wong是叉子(Forks),他说他喜欢牛肉丸,看见叉子让Wong想起肉丸──」



「Tony,我真的没有很感兴趣──」


 


「Bruce是钳子(tongs)因为浩克『砸』!」说道最后一个字时Tony举起手欢呼,带出了更多的浴缸水,喷湿了Steve的裤管。



超级士兵发出恼怒的鼻音,他严厉的望着浴缸里的男人,并成功的让对方暂时心虚的将身子稍稍沉入水下,「噢是吗?可惜我刚好很确定钳子这玩意不是用来"砸"的,你们这群无可救药的醉鬼!」



「错!」闻言钢铁人又激动起来,他哗的从水里探出三分之二的身子,「那是因为Bruce是个差劲的螃蟹钳使用者,在他弄碎第五只烤螃蟹时浩克表示自己可以好心的帮上忙──当然我们都善良地拒绝了!」


 


小个子男人义正严词的宣布,并且看上去特别为了自己特别复仇者的作为感到骄傲。


 


作为响应Steve大声的刷着手上的衣物,力道简直像要撕碎它一般,Tony很是困惑的望着他,「你那么用力干嘛?洗不起来也无所谓...反正差不多的衣服我有好几件!」



「我以前也洗过墨西哥辣酱。」然而美国队长固执的闷声道,手上倒是放轻了动作,「第一次约会你就把辣酱在衬衫弄得到处都是。」



「那是因为约我的男人实在太辣了,我的味觉上没办法再分辨更多辣的滋味。」谈到两人的回忆,Tony不自主也跟着放柔目光,微笑的趴在浴缸边缘,可嘴里却依旧很有兴致的持续说着,「不过今天Stephen实在是太疯了──啊是说另一个Stephen──Stephen,瓶子( bottles)!他差点将辣酱瓶当作啤酒,要不是好心的钢铁人给他换过来,现在纽约的至尊魔法师八成还躲在披风里哭呢!」


 


「Tony!」终于Steve忍无可忍的将手上的衣物往洗手台上一摔,满脸怒气的转向自己的男朋友。



「Steve!」Tony开心的跟着喊了声,接着却立刻扁起嘴,「你今天好像很生气。」



「我没在生气!」超级士兵大声的反驳,下意识的插起腰,但在停顿了三秒后却忍不住责备,「你发音能不能标准点,就不怕有叫错的时候吗?」



「你怎么知道?」Tony惊喜的看着对方,「今天好几次我都误叫成你呦!不过Stephen特别绅士啊并没有在意──」



Steve顿时哽住呼吸,气急的金发男人一下子竟不知该怎么是好,直到余光撇见一旁的莲蓬头,美国队长几乎毫不过脑的拿起莲蓬头对准浴缸里的爱人按下开关,幼稚地以暴雨浇湿待在浴缸里的钢铁人,使得后者原先还挺松软的棕色卷发瞬间有如雨中弃猫的软毛般湿淋淋地塌下。


 


小胡子男人气得哇哇大叫,又因大张着嘴而吃了好几口洗澡水──最后,一只气急败坏地Tony被一只同样气急败坏地Steve给拎出了浴室,而那件沾了辣酱的上衣则孤零零地给丢在地上,这之后Steve不顾Tony的挣扎,硬是给后者吹干了头发,好几次拉扯间还不小心弄痛了对方的头皮,这使得Tony彻底被激怒了,以至于等到Steve好不容易率先冷静下来,打算和男友好好谈谈时,只能得到床铺另端一个恼火的背影。


 


任凭Steve搭了几次话,Tony也不愿意开口,本来今天开开心心的与Bruce到至圣所交流,之后又因大伙比想象中谈得起劲而顺势到布里克街上的小酒吧喝一杯,谁知道回来之后Steve却不知怎么变得阴阳怪气的,先是逼他脱下沾了点辣酱的衣服清洗不说,还一下子就把他扔进浴缸里强行去酒味,这几年Tony早改过来酗酒的习惯,只在难得高兴的时候小酌助兴,唯有Steve在的场合他才会多喝。



Tony做过保证,也严格遵守,Steve却是这样的蛮不讲理。



因此这次无论怎么的软求硬泡,Steve始终没得到一个好脸色看──严格上来说,连脸色都没得看!


 


此刻已控制好情绪的Steve意识到适才自己过于蛮横的态度伤到了Tony的心,剧烈的内疚及后悔彷佛急速灭顶的冰洋,瞬间淹溺了超级士兵,Steve心痛地望着对方的背影,他耻于承认自己不合理的占有欲,偏偏任何蛛丝马迹都叫他觉得刺眼,Tony当然可以和他的天才朋友们一起度过美好的时光,这是当然的,但他完全也可以带上自己,Steve沮丧地想,他竟是这么荒唐的爱着Tony,甚至只要对方的快乐里没有哪怕自己一点影子,就足以让Steve抓狂。


 


身后好半晌都没再传出声音,Tony猜约莫是那人已经无计可施了,他感到又恼怒又是伤心,暗暗决定明天要搬到Pepper那住,不到气消绝不回来,然而就在钢铁人连回娘家要开哪辆车都决定好的那刻,沉默已久的Steve突兀地冒出一句。



「你呢?你是什么?」


 


「什么?」总算是没好气地开口了,Tony背对着对方反问。



「Wong是叉子,Bruce是钳子,Strange是瓶子。」Steve小心翼翼的重复刚刚听见的代号,好让对方知道自己不是没在听他说话,「你的秘密特务代号呢?」



钢铁人安静了好长一段时间,久到好队长的心都凉透了,Steve才总算听到Tony不情不愿的嘟囊,「罐头(cans)」


 


「为什么是罐头?」



「因为Stephen觉得新闻上钢铁人被外星恐龙宝宝击碎盔甲的画面和饥饿的Wong打开桃子罐头的画面有异曲同工之妙,行了吧!」



Steve深深地叹了口气,冒着被挣脱的危险,还是靠近对方,从身后紧紧抱住Tony,「我不怎么喜欢你被暴龙宝宝开罐的画面。」



憋了片刻,Tony闷闷的同意,「我也不喜欢。」


 


「今天我很对不起──」超级士兵开口的当下立刻换来对方一声冷哼,但他依旧勇敢的继续,「只是...你们就在布里克街,甚至只隔了半小时车程…」



「你发了这么大火,」Tony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只能从身体的僵硬感受到他的紧绷,「就因为我没带你一起聚餐而吃醋了吗?」



「你总是会特别来接我。」Steve不甘心的承认,心底还是有些不舒服,硬是凑上前将鼻子抵在Tony棕色短发的发梢,「可这次我还是看到Wong发给我的照片才知道...噢!」



仍未转过身的Tony,用手肘狠狠的往后重击了下Steve的完美的肋骨。


 


然而金发男人不知道,在他不过短短几句解释间,钢铁人的内心已光速飞奔过无数个小剧场,Tony突如其来的就想起了那件被扔在浴室地污渍上衣...啊,原来Steve不是不信任自己,原来如此。


 


默默又顿了几秒,像是还不确定该怎么处理目前的局面似的,小个子男人不解气般又重复了几次手肘的攻击,这才终于放松身子,舒舒服服得自行往后靠入好队长怀里。



这边的Steve是又惊又喜,Tony愿意给抱就代表对方的气大致上消的差不多了,顿时开心起来的美国队长立刻将钢铁人往怀里更深的带了带,两人就这么温存了好半晌。



直到,Steve暗耐不住心理痒痒,小心的凑近Tony耳边,「Tony,那么你觉得我叫做碟子(dish)如何?正好符合我──」



「闭嘴!」


 


 


※完全语无伦次的吃醋小日常,随便刷到的这张出处不明的图彻底戳到我的点XDDD 「Steve在看着你,并且他很难过」<<笑歪


 


如果有哪位GN知道这张图的出处欢迎提醒告知!!!会立刻补上连结的!!!!



评论

热度(214)

  1. 排骨肉肉Toki☆Toki 转载了此文字
  2. LauraPullToki☆Toki 转载了此文字